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孵化
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全媒体

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据知情人士称,受WeWork和Uber等最大持股公司估值暴跌的影响,软银计划减记其愿景基金规模至少50亿美元。

知情人士说,当软银于11月6日宣布第二季度收益时,这家总部位于东京的愿景基金母公司准备宣布减记。他们说,这一决定是受愿景基金持有的打车巨头Uber和WeWork估值暴跌所推动的。软银股价下跌2.7%,至1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也使得该股连续第四天亏损。

Uber和WeWork曾是软银怀抱中最耀眼的明星之一,但现在却成为了表现最差的代表。就在亿万富翁孙正义正在为愿景2号融资之刻,它们不断缩水的估值令其投资信誉受到质疑。知情人士说,Uber股票表现不佳,尤其影响了软银对这一领域的投资看法。公开市场对Lyft或Uber的反响都不太好,后者自5月IPO以来股价下跌了25%以上。

知情人士说,这导致愿景基金重新评估了其他打车类公司的估值,例如滴滴出行和Grab。根据彭博社的报道,从6月30日至9月30日,软银持有的Uber 公司13%的股份价值缩水了约35亿美元。

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资产减记可能高达70亿美元,但金额尚未最终确定,并且仍可能改变。这超出了一些市场预测:瑞穗证券分析师Yusuke Hori估计,投资组合公司的下跌可能迫使软银计入多达5000亿日圆(合46亿美元)的估值损失。软银和愿景基金的代表拒绝置评。

这家日本企业集团将在两周内发布报告结果,届时投资者将对WeWork交易如何影响其财务状况拥有更多的了解。软银表示,它没有获得多数投票权,这意味着陷入困境的WeWork将被视为一家联营公司,而不是一家子公司——这可能使其资产负债表上免去大约220亿美元的债务和470亿美元的租赁支付义务。

减记的消息传来之际,软银正在为其第二只愿景基金吸引潜在投资者,该公司表示,希望基金规模比第一只更大。根据8月份的信息披露,原始愿景基金——在很大程度上由软银、沙特阿拉伯的公共投资基金和阿布扎比的穆巴达拉投资公司支持——截至6月30日已进行了83笔投资。

这些押注的规模足以改变硅谷创企生态系统的运作方式。愿景基金的披露显示,该基金已累计进行了714亿美元的投资,并且合并了来自投资和相关对冲的未实现和已实现的收益202亿美元;309亿美元的投资和52亿美元的累积收益实现了同比增长。

截至6月30日,软银愿景基金庞大的投资组合涵盖多个行业,但主要聚焦在运输和物流领域,截至目前,该领域的投资总额为283亿美元,当时的公允价值为330亿美元。截至6月30日,其对包括WeWork、Compass和Opendoor在内的公司80亿美元房地产投资标明为99亿美元。愿景基金对WeWork的投资低于其母公司软银的投资。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