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上线12年后,中国第一家P2P平台拍拍贷逃离了行业。改名“信也科技”。一个月前,它已不再发布面向个人投资者的新标,资金全部来自机构。4日前,拍拍贷创始人张俊说:

“我们和P2P已经不再有什么关系了。”

这家颇具象征意味的平台,12年守着理想主义的纯线上模式,直到在清退的高压下、瞧见利润可观的助贷业务,才用脚投了票,逃离P2P的死亡陷阱。

不知死,焉知生。

中国大多数P2P都死在了信用中介上。2014潮起时,他们学马云叫着喊着要革银行的命。实际上,P2P没有银行的命,却犯了银行的病,多数平台大设资金池,吸存揽储,学做投资,赚取利差。

12年来,P2P都是跟在银行后面,捡着原本被银行业金融机构风控筛选下的次级资产,在信用兜底、刚性兑付的商业模式下,P2P一面风控不足,一面征信缺失,风险严重向负债端倾斜。

这种商业模式的轻资产P2P,几乎没有现金流和资本来优化成本,通常情况下,只有年交易规模10亿以上,才能覆盖成本,这也是一般P2P的盈亏平衡线。

信用中介这件事,轻资产的P2P哪能做得了,于是负债端大肆扩张,优质资产不足,风控不足,征信不足,进而导致风险累积,敞口放大,而因为刚兑的需要,盈亏平衡线一路抬升,规模只能升高,不能降,20亿元、30亿元……直到自己也够不着。

2017年,监管拉下“双降”的铡刀,雷潮开始。

P2P如梦初醒,谋求脱身上岸。但绝大部分平台,死于坏账风险敞口放大后的资金链断裂。2017年8月的“双降”以来,2年多已死掉了1800多家平台。

要想抽身或转型,只有足够的现金流才够摆脱困境。

拍拍贷借着助贷业务攀升这几年,赚足了现金流,即使它做信用中介、刚性兜底,也足以维持退出过程的持续兑付。以拍拍贷目前8亿元多的坏账,放在任何一家刚性兑付的平台中,若没有足够的现金流,怕难全身而退。

转型助贷,成了摆脱P2P的救命稻草。

消费信贷崛起后,P2P的其他资产或萎缩、或消亡。而P2P信贷的借款人,和助贷、持牌消费金融的客群重叠很大,这个时候,P2P对助贷的盈利模式,一比较,几乎惨不忍睹。与其做P2P兜底,为几十万的投资人本金负责,赚着辛苦的服务费,还要给高于银行资金5-10个百分点的投资收益率成本。不如做助贷,光明正大的挣利差。

看看助贷平台的财报,就知道机不可失了。

在2019年前二季度各金融科技公司财报中,助贷的净利润数据诱人,以信贷和P2P为主营业务的拍拍贷Q2营收15.623亿元,净利润6.605亿元;360金融Q1营收20.09亿元,净利润7.12亿元;趣店集团Q2营收22.2亿元,净利润11.6亿元。

当初干P2P时,平台不能承受之重的那帮借款人,在做助贷时,就要成为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韭菜了。

助贷也有助贷的难处。

在中国,网贷行业的系统性危机的危害外延性,严重远超暴雷潮的余音。网贷资产质量之坏,始终是表外资产,包括金融机构涉及的助贷业务,都以表外资产示人,导致无法依据数据进行资产管理。加上贷前征信、贷后风险的数据孤岛问题,导致违约借贷人无法受到惩治,老赖们仍可以在其他平台借款,导致风险累积恶性循环。

如果说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在消费信贷领域,也没有哪家公司的风控是可以独善其身的。

在信贷领域,有三种东西:附庸放贷、共债、代偿,可以让任何一家现金贷公司、一个体系的模式被打乱。原因很简单,一旦借款人遭遇债务危机,就可能还不上任何一家公司的钱。

银行业苦苦维持的2%以内信用卡坏账率,良好表现的数据可能是借款人从现金贷公司那代偿而来;蚂蚁借呗或腾讯微粒贷的低坏账率,也可能是借款人从别家现金贷公司“以贷养贷”而来。

共债、风控集体失效,放贷的人越来越多,就意味着次级资产越来越多,资产质量越来越坏。情况会越来越坏。

当卖手机的小米、杀毒的360、做输入法的搜狗们都开始放贷的时候,所有的信贷风控、门槛、贷后,都要被打乱。

整个信贷和助贷行业的资产质量数据,都被污染了。

助贷之路,边走边瞧。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