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2007年,上海交大毕业的顾少丰,因为立志做尤努斯的中国教徒,成立了拍拍贷。不久拉来了大学下铺室友张俊。后者彼时年薪40万,毅然决舍,开始了拿月薪3000元的日子。

之后五年,网贷是孤独的,因为少有可供参照的同行、可竞争的对手和可供鞭策的压力。拍拍贷两次濒临破产。一直到2012年,才在创业的路上看到零星的同行者。那时移动支付已蔚为大观,网贷备受追捧,拍拍贷一度是支付宝通道业务的座上客。

除了2008年间短暂的线下资产端获客,拍拍贷一直恪守纯线上模式。在网贷行业,纯线上模式之路异常艰难,征信薄弱、风控环境恶劣、资产质量欠佳。企业要建立有效的风控体系,需要足够的好样本和坏样本,不断进行优化,建模分析。要做好长期投入、不赚钱的准备。

创业12年,因为长期没有盈利,拍拍贷多数日子缺钱。2015年时,张俊已经看到了拍拍贷的未来,他曾对我说,拍拍贷在用户量达到2000万之后,足够大的用户量使得边际成本迅速下降,进而能实现盈利。

这一时点在2016年中期来临,拍拍贷宣布注册用户突破2000万。2017年底,上市时的信息披露揭开了拍拍贷财务数据面纱,它已在2016年实现盈利。

打井十年,始得甘泉。

01

自此,拍拍贷步入营收快车道。

11月7日,三季度财报披露前夕,上线12年的拍拍贷宣布“出走”网贷,改名“信也科技”。一个月前,它已不再发布面向出借人的新标,资金全部来自机构。拍贷创始人张俊说:

“我们和P2P已经不再有什么关系了。

这家颇具象征意味的平台,12年守着理想主义的纯线上模式,直到在清退的高压下、瞧见利润可观的助贷业务,才用脚投了票。

我曾论证过,P2P转型或清退的支撑点,在于足够的现金流。

2017年8月的“双降”以来,P2P如梦初醒,谋求脱身上岸,计划清退或转型。其中绝大部分平台,死于坏账风险敞口放大后的资金链断裂。2年多来死掉了1800多家平台。

2016年至2018年,盈利上升周期中的拍拍贷抓住了机会,削减个人投资资金比例,扩大机构资金比重,期间三年的净利润分别达到5.015 亿元、10.816亿元、24.695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已累计达19.626亿元。11月21日,第三季度财报发布时,拍拍贷现金和短期流动资金约为人民币22亿元。

期间现金流足够应付兑付、转型与升级。

盈利节节高升的同时,这三年,拍拍贷资金结构逐渐变化,自2014年开始即引入机构资金,2018年开始严重向机构端倾斜,拍拍贷的机构资金占比由2018年第二季度的10%、第四季度的20.4%上升至2019年第三季度的75.1%。2019年10月完成100%转换。

在成本上,机构资金较个人资金便宜5-10个百分点,可以判定机构资金在成本控制上的一定作用,于成本结构管理、风控优化,它都给与了更多的可操作空间。

接下来,个人投资余额的兑付,交予现金流与时间

02

2015年底,我邀约采访张俊。在五道口金融学院上完课的张俊直奔东源大厦三楼,在一家韩式餐厅里,张俊聊了一个多小时网贷风控,我至今那记得那句印象深刻的话:

“如果停止大规模研发投入,金融科技的成本边际递减和规模效应随时可以让我们盈利。”

彼时,拍拍贷几年里陆续投了3亿元到风险评级系统“魔镜”,这帮助拍拍贷确立了浮动风险定价机制。魔镜系统研发前后,拍拍贷还投产了反欺诈系统“明镜”。缺钱的日子过去后,如今,拍拍贷在第三季度的单季研发投入已达1.082亿元。

在信贷上,风控、反欺诈的投入,恰恰促成成本边际递减和规模效应递增。后来,拍拍贷又拿着这些技术积累,将服务外延,输出给了持牌机构,并在转型完成时,确立新的战略。这就是我们看到的“信也科技”。

这也是蚂蚁金服、京东数科,趣店、乐信等所称的平台化。

2017年6月前后,由“流量模式”转向“接口模式”的现象,在BATJ和头部互金机构中蔚为大观。如今,头部网贷平台也转型加入这一阵营。

平台化后的信也科技分成三块业务:金融科技业务板块、国际业务板块、科技生态孵化业务板块。

三季度财报发布时,信也科技分别与20余家银行、消金、信托机构进行了业务落地合作,输出标准化数据模型产品和BOT科技赋能服务,包括风险评级模型、BI数据报表解决方案、明镜反欺诈平台等技术和整套消费信贷解决方案。

这意味着,从拍拍贷到信也科技的转型,也完成了从自力更生到能力输出的升级。

03

1945年之后,通讯巨头AT&T没能抓住时代机遇,先后错过了计算机、移动通信、互联网三次浪潮,在1996年之后陷于拆分和资本运作不能自拔,最后将自己葬送在互联网的浪潮中。

在AT&T葬送自己的同时,1994年,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生贝佐斯正在捣鼓它的网上卖书网站“亚马逊”,后来将品类拓展到音乐商店、药店、宠物和家庭用品,如今亚马逊公司已形成了电商、物流、AWS、新零售协同发展的完整生态圈。

“我们希望成为金融科技领域的亚马逊。信也科技联席CEO章峰在三季度财报的解读中这样表态。

12年里,信也科技将沉淀的核心能力,形成新业务。正就是它的金融科技业务板块、国际业务板块、科技生态孵化业务,它们都具备了独立服务B端客户的能力,三大业务板块既相互独立又彼此促进。

信也科技升级后,业务模式由闭环走向开环,业务边界从国内拓展至海外。

在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越南、新加坡等国家,它的布局已有实际进展,取得了相关资质,团队超过两百人,平台数百万注册用户,累计成交额近4亿元。

在这些国家,还聚集着它的中国同行品钛、和信贷等上市企业。他们都是国内金融政策严监管和业务拓展下的产物。

十年前,P2P成为技术进步下产物,如今模式清晰、监管明确,P2P向利润可观的助贷转身,但在持牌经营大原则和正规军进场的背景下,它是否又是下一个过渡性安排?在商业大潮中,我们似乎已看到一个清晰的脉络:

用脚投票。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