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孵化
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全媒体

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12月19日,2019众安开放日,坐标上海,姜兴首次以众安保险CEO身份公开亮相。去年9月,同样是众安开放日,曾经“舵手”、原CEO陈劲带领高管们向外界披露公司业绩。

近一年多时间,不仅是姜兴与陈劲,“新人”换“旧人”,众安高层频繁“换将”,人事动荡之殇下,持续盈利问题及监管政策风险凸显。

在陈劲宣布离职的当天,众安“缔造者”欧亚平在内部信中毫不避讳公司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并表示确实因创新交了学费,也为低级错误买单。

01 人事变动:朱立强离职,刘海姣接任

12月19日,众安递交新一年“成绩单”,与此同时新的领导班子亦“浮出水面”。

开放日现场,在参与演讲的诸多众安高管中,趣识财经注意到,众安科技CEO为原众安健康险事业部总经理刘海姣。而在今年3月末前,众安科技CEO由陈玮担任。

陈玮离职后,转会竞品泰康在线。后有媒体报道称,由来自腾讯朱立强从陈玮手中“接棒”,其背景与众安科技获得香港虚拟银行牌照后所波及业务十分契合。

不过,从目前来看,众安科技CEO再度更迭。对于此,趣识财经从众安相关工作人员处了解到,朱立强确实因个人原因离职,并由刘海姣接任。

事实上,这也仅仅是众安人事动荡的“冰山一角”。对于众安,影响较大属原众安保险CEO陈劲的离开。

据趣识财经了解,现任众安保险CEO姜兴是根正苗红的“IT技术男”。在未接任CEO之前,黄兴担任众安副总经理兼联席CEO及众安科技执行董事兼法人。

与姜兴不同,陈劲有近20年的金融行业从业经验,曾供职于招商银行、招商证券等,对互联网金融的见解曾被业内所看好。

术业有专攻,一位主攻技术,一位主攻金融,交集在众安,焦点在CEO位置上,只不过,一位是“新人”,一位是“旧人”。或如陈玮还未卸任众安科技CEO时表达观点,“金融+科技”双料人才难得。

业人才难得也且难留,趣识财经了解到,除了前述人员流动外,今年4月初,众安汽车事业部王禹离职,换由平安老将林革接棒。

同样在4月,众安保险副总经理兼首席市场官吴逖离开众安在线,奔赴合众财险。此外,众安保险金融技术部总经理王愚、众安零售业务负责人党毅等事业部中高层相继离职。

对于此,前述众安相关工作人员对趣识财经表示,高管的变动从公司整体利益和长远发展上考虑的,只是阶段性战略调整,未来希望通过成绩佐证公司决策的正确。

值得一提的是,大将们的出走,董事长欧阳平对此曾表过态。陈劲宣布离职当天,欧阳平在内部信中表示,不忌讳人员流动,但同时确实存在一定问题,为创新及低级错误买单。

02 面临政策压力 盈利问题待解

众所周知,盈利问题成为包括众安在内的互联网保险普遍存在痛点。有观点认为,众安高管离职或与连年亏损有关。

纵观众安在线历年财报,2017年,其亏损达9.97亿元,到了2018年亏损进一步扩大至17.44亿元。今年上半年,众安在线扭亏为盈,实现0.95亿元的盈利。

不过,据今年10月,众安在线公布偿付能力报告显示,第三季度,众安在线实现保险业务收入40.3亿元,亏损4亿元。

在众安营收结构中,趣识财经了解到,消费金融场景成为保费收入的第一来源,主要提供是信用保证保险业务。(详见《惶惶众安,受困「线上」》)

具体而言,众安根据底层资产的个体风险来确定保费费率,并通过信用保证保险承担底层资产的风险。换言之,众安借助消费金融场景,与信贷平台等合作销售其信用保证保险。

趣识财经注意到,在此次开放日上,众安对外发布《融资性信用保证保险行业发展白皮书》。

书中提到,按对融资性信用保证保险的用户主体进行分类,包括个人消费类信用保证保险、中小企融资类信用保证保险。

其中,个人消费类信用保证保险对标场景是消费金融,具有增信助贷和分散风险的功能。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融资性信保业务,近期监管层提出更高的要求。

今年11月,银保监会财险部向各银行保监局、各财产保险公司就《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业务监管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稿》)征求意见。

《意见稿》将信保业务分为融资性信保业务和非融资性信保业务。

其中,对于融资性信保业务,《意见稿》提高了相关准入门槛,并将助贷等合作机构被纳入监管范围,要求保险公司机构对合作机构经营行为加强监督管。

于众安自身而言,前述工作人员向趣识财经表示,其所属的健康、电商板块是有提供非融资性信用保证保险业务。至于金融板块,信用保证保险这块业务,他表示并不清楚。

而后,趣识财经要求该工作人员提供金融板块负责人联系方式,以便了解到消费金融场景的中信用保证保险业务。但截至发稿前,对方并未提供任何联系方式。

《意见稿》还明确提到,保险公司通过互联网开展融资性信保业务,照互联网保险业务相关规定,进行信息披露,并单独设置投保意愿确认界面,由投保人主动确认后进入投保流程。

据趣识财经此前报道,21CN聚投诉显示,众安在线频频遭用户投诉。据用户反映,其在借款平台贷款时,在未经本人同意或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购买”众安在线保险产品。

某金融科技从业人士表示,《意见稿》给融资性信保上了枷锁,并要求在投保时须经投保人主动确认,众安在消费金融场景所搭售保险成为保费收入最大来源,从现有监管规定来看,业务的规模会受到一定影响。

03 结语

事实上,监管的风险不仅如此。

近期,《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新规》)对业内征求意见。其中,新规对第三方平台进行限定,除获得委托方可开展营销活动外,也禁止第三方平台销售保险。

趣识财经了解到,互联网保险在销售上依赖各种三方渠道。

对于《新规》下发对众安保险产品和销售布局存在哪些影响,限定第三方平台销售行为是否会影响到保费收入,前述众安工作人员未给到明确的回复。

总的来看,强监管时期下,消费金融、助贷等机构竞争的格局瞬息万变,众安所提供的保险服务或面临一定风险。加之,互联网保险监管思路也越来越明晰。

当所依托流量渐被切割,众安又要在创新与监管之间探索平衡,且盈利能力欠缺,其未来该如何实现持续的盈利?这是众安为实现良性发展面临的首要问题。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首图来自图虫创意。

本文为作者授权未央网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首图来自图虫创意。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首图来自图虫创意。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