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绝大多数金融机构都在寻求通过削减成本和提高效率的措施来提高盈利能力。到目前为止,尽管这些策略已经在不同程度上发挥了作用,但未来的增长还需要采取更多措施。大多数传统银行组织不仅为过时的后台系统和流程所困扰,而且为满足日益增长的消费者需求,它们仅进行了适度的改变。大多数银行还完全没有准备好为所需要的新的数字化技能招募相应的人才。

对于市场平台的颠覆性变革保持相对自满并不是实现财务可持续性和竞争能力的最佳途径。银行和信用合作社需要更好地了解影响行业的变革力量,更重要的是要更积极地应对这些变化。如今,越来越不确定的宏观经济和政治力量正在发挥作用,所以我们必须要拥抱变革、承担风险和颠覆现状。

表现最佳的组织随时间推移仍保持稳定

根据麦肯锡的数据,2010-2017年利润率排名前20%的银行和非银行组织产生的利润是中间60%组织的30倍以上,而后面企业的利润率则大大降低。更有趣的是,这些机构的位置也长期保持着相对稳定,只有十二分之一的企业利润排名从中间上升到排名的前列。

仅看银行部门,情况没有太大不同。全球排名前20位的银行代表了该行业95%的盈利能力,很少有银行能够大幅提升盈利能力。实际上,从2003年至2017年,底部和中间五分之一银行中有近90%的盈利能力仍处于底部附近。

麦肯锡发现,企业在行业中的地位一半是由公司的起点以及他们驾驭行业趋势的能力决定的,但另一半则由诸如资源分配、生产率提高和对未来增长具有差异化影响的投资等因素决定。换句话说,未来的赢家将最有可能由那些最了解瞬息万变的市场,以及做出应对这些变化所需的大胆战略选择的企业来决定。

麦肯锡认为最重要的七个主要趋势包括:

  • 大型高科技公司对现有银行构成越来越大的去中介化威胁。
  • 许多银行正在利用平台即服务(platform-as-a-service)来进入其他生态系统。
  • 对数字银行功能的需求已经从年轻消费者扩展到了老龄化人群。
  • 社会责任已成为所有银行组织的首要任务。
  • 新的后台功能平台具有削减成本和成倍改善体验的潜力。
  • 网络安全改善提升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 能够驾驭新复杂技术的人才将严重短缺。

1.大型高科技公司,最大的威胁所在

与大型高科技公司和挑战者银行相比,消费者信任度一直是传统银行的一大优势。但是,随着消费者对亚马逊、谷歌、苹果和Facebook等大型科技公司以及Monzo、N26、Starling等挑战者银行越来越满意,消费者对这些新进入者的信任水平相对也在提高。

并非所有大型科技公司或挑战者银行都建立了相同的信任度,但是由于它们继续提供消费者日益要求的数字便利性和透明度,因此它们都值得关注。尽管这些公司大多数都不打算在所有的传统银行产品系列中竞争,但麦肯锡发现,将近三分之二的消费者会信任亚马逊(有一亿个亚马逊Prime家庭)来满足他们的金融需求;三分之一可能会开设一个亚马逊支票账户,这些情况都应该引起关注。

2.开放银行,扩大机会

超越传统金融服务的能力为各种规模的银行提供了机会。麦肯锡进行的2019年未来银行业高管人员调查显示,有44%的美国银行机构高管表示,他们预计非金融产品将占到组织利润的10%或更多。

麦肯锡认为,挑战在于消费者不太可能在包括医疗、零售和旅游等服务中使用现在的银行,因为大型高科技企业已经在这些领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弥合这种差距的一种方法就是让传统金融机构与已经在非金融服务领域立足的组织合作。研究发现,相比于年龄更大的消费者,年轻消费者更加欢迎全新的开放生态系统。

3.数字使用水平上升,数字满意度下降

数字银行(更具体地说,是移动银行)一度仅被认为仅适用于年轻消费者细分市场,但如今却已成为几乎每个消费者细分市场的首选参与渠道。各个年龄段的消费者都在寻找简单、无缝的方式来开展交易、检查其财务状况并获得实时建议。这种需求不仅涉及各个年龄段,而且涉及所有财富阶层。尽管老年人和富人的数字化普及率仍然较低,但增长潜力最大。

对数字体验的需求提供了多渠道参与的好处,同时也挑战了银行和信用合作社提供无缝的端到端数字功能。要求消费者访问银行网点机构以完成数字帐户开设或贷款申请已不再可能。这样碎片化的流程常常会造成废弃的“购物车”和消费者权利被剥夺。

4.重视社会责任投资

尽管金融危机发生在十多年前,但消费者仍然认为,银行业对人们失去家园和工作负有主要责任。现在,消费者(尤其是富裕的消费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认为,银行和信用合作社应在社会问题中发挥积极作用。

麦肯锡指出,“客户期望银行应该真正地在相关社会问题上采取行动,而不仅仅是成为良好的企业公民。”此外,“ [银行高管和消费者]都非常重视强调三项关键活动:提供透明和公平的服务,增强消费者的金融知识,并为经济上处于不利地位或银行服务不足的人群提供创新产品。”

5.昨天的系统将使明天的银行瘫痪

大多数金融机构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数字化形式上的“房间里的大象”-传统的后台系统,因为这些系统没有支持现代数字产品和服务的能力。好消息是,落后的组织可以从重大的技术进步中受益,这些技术的进步比几年前更容易、成本更低。坏消息是,对于那些刚刚开始后台转型过程的公司来说,还有一些重要的工作要做。

现实情况是,相比新的金融科技公司和大型高科技公司,继续以缓慢、孤立的系统来支持银行运营的成本明显更高,效率也更低。而且更重要的是,消费者不会再去适应收费更高、服务交付更少且无法提供实时参与的组织。

麦肯锡的研究表明:“通过利用领先技术,银行有望获得可观的潜在收益:成本收入比低于25%,成本资产比接近低于50%,边际成本有效下降至接近零。”

6.降低风险–不断变化的目标

银行内部和外部风险的缓解需要立即适应市场的实际情况。而且,除非银行立即采取行动并为网络安全的数字和技术现实做准备,否则它们可能会被新的需求所淹没。这些要求不仅是基于监管或合规性的要求,还是传统的贷款损失准备金和网络犯罪分子带来的风险,还包括消费者日益希望他们的金融机构能够代替他们保护隐私和资金。

麦肯锡认为,这还包括招募合适的人才来满足未来的需求。“大多数银行的风险团队都以传统的合规和审计职能为主导。未来的风险管理将要求在社交媒体,网络安全和危机管理方面拥有更加多样化和整合的专家。”

7.未来的工作可能取代整个一代的银行家

当前,大多数银行的数字化职位比例仍低于10%,大多数数字银行组织的数字化岗位也只有15-20%。相比之下,大多数技术公司的数字化员工数量接近40%。换句话说,大多数金融机构都没有为未来的数字化做好准备。更令人担忧的是,只有少数组织制定了计划,以在未来培训或发展现有员工(和管理人员)。麦肯锡指出,部分原因可能是许多银行高管将传统的IT角色等同于数字化角色,而数字化角色却大不相同。结果是,这些领导者对其机构的数字化员工构成抱有过高的认识,如下图底部所示。

随着这种变化发生,可能导致银行组织的整个部门被替代。在许多国家,银行业的员工已经开始抗议,他们担心由于自动化和数字化而失业。然而,数字化转型不会停止,所以银行组织需要更好地准备。

银行和信用合作社必须认识到将来需要的技能,并支持填补所需职位必要的再培训和自我发展。这些包括基本的技术和项目管理技能,以及更高级的数字技能,包括敏捷开发、产品管理、用户体验设计、数据科学和数字营销分析。尽管政府有时会支持这种培训,但组织不能等待这种可能性会发生。

为银行业转型做准备

的确,最大的金融机构在数字化转型方面具有优势。但是,规模优势并不像大多数银行高管相信的那样重要。首先,各种规模的银行组织都需要认识到并采取行动,以应对上述所有变革趋势。虽然规模有所帮助,但在大多数数字技术可供各种规模的组织使用的时候,这并不是不可克服的优势。

此外有证据表明,较小的组织可以利用支持数字化转型所需的敏捷性和文化转变优势。在较小的组织中,为数字化未来培训现有员工和管理层营造数字化文化所面临的挑战也可能会更容易应对。

各种规模的组织都需要更加意识到未来的挑战。更重要的是,他们必须实施并采取行动,以颠覆我们所了解的传统思维和传统银行业务。消费者要求数字化服务,行业的竞争也在满足相关需求,并且每个组织的财务绩效都取决于数字化。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