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如果一句话总结消费金融的机遇应该是:各类配套设施前所未有的齐备;一句话总结其挑战就是:虽然前所未有,却还不够。

2019年,消费金融行业经历了真正的马太效应,一方面持牌的优势越发清晰,科技驱动越发主流化;另一方面监管对民间野蛮生长的业务整治力度空前,从单点打击升级为链条式覆盖

很多从业者说,2019年的冬天格外寒冷,但实际上消费金融市场并没有因为寒意而有丝毫降火的迹象——

北大光华-度小满金融科技联合实验室发布的《2019年中国消费金融年度报告》指出,截至2019年9月末消费贷款高达13.34万亿元,同比增长17.4%;消费金融渗透率由2016年的20.2%迅速提升至2018年的34.6%,逐步接近美国42%的消费金融渗透率水平。

这些数据说明,那些被严打的714高炮、套路贷以及不合规的链条在消费金融市场中的占比极小,甚至不能归属为金融;而整个消费金融的生命力很顽强。

当下,消费金融主要挖掘的是下沉市场,这个市场并不成熟,不成熟即意味着机遇,要把握机遇就要读懂趋势。

2020年到来之际,读懂新金融盘点10件蕴含消费金融趋势的标志性事件,供读者参考。

人间黎明

1、清华激辩

2019年1月18日,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CCWE)主办的第四届中国消费金融高层论坛成功举行,多位专家、持牌消费金融机构高层出席会议,深入讨论了当下消费金融面临的挑战和发展,主要包括:金融消费者的保护问题;消费金融机构的融资成本高企且渠道少、时间长;以及消费金融场景应该单一或多元,能否完全信奉场景论等。

从2019年的历史来看,这些问题不断出现、贯穿始终,有些在2019年得到了缓解,有些留给了2020年。

这场活动本身不是趋势,但活动中讨论的内容却是满满的趋势,其中很多还要在下文提到。(2020年1月还有一场,欢迎关注)

2、《金融科技发展规划》发布

2019年8月,央行印发《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下称”《规划》”),明确提出未来三年金融科技工作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发展目标、重点任务和保障措施。

《规划》提出,不仅要培育一批具有国际知名度和影响力的金融科技市场主体,还要推动金融与行业数据规范融合应用水平大幅提升,实现金融与科技深度融合、协调发展。

文件内容即为趋势,不必多说。

3、度小满金融入股哈银消金

5月16日,哈银消费金融注册资本将由10.5亿元增加至15亿元,度小满金融出资4.5亿元,持有哈银消费金融30%的股权,仅次于持股53%的哈尔滨银行成为哈银消金的第二大股东,BAT系金融科技集团终于打破了消费金融牌照的空白。

在外界看来,此次参股同BAT系历来的布局一样,主要是为了囊括一张含金量高的金融牌照,在集团层面实现战略协同,但对于度小满金融来说,意义并不局限于此,除了股权投资之外,度小满金融更是要在消费金融领域探索一块“试验田”。

度小满金融的“试验田”战略与其他金融科技公司的不同之处在于:其根本目的不是为了牌照,而是为了科技输出积累实战经验。

这次入股也意味着大型金融科技集团与持牌机构之间的合作逐步走入深水区,通过入股达成利益的统一从而深入绑定,共同开发市场、研发科技,相比于简单的业务合作更加牢靠。

除了度小满金融,新浪、蚂蚁金服、小米等企业已经或正在布局消费金融牌照。

4、马上消金刷新首单ABS金额记录

11月28日,马上消费金融首个资产支持证券产品已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发行总规模20.9亿元,为银行间持牌消金公司首期ABS最大规模。参与投标认购的金融机构近30家,包括银行、券商、信托等传统金融机构,仅银行就有20多家,参与投标认购的机构中仅1/3数量的企业获得了认购。

正如清华论坛所讨论的,融资是消费金融发展的瓶颈之一。特别在P2P大变天之后,资金供应急需扩充。

市场是最好的推动者,马上消费金融超20亿元的ABS不只是刷新了首单发行金额的记录,更说明了市场对消费金融资产的接受程度越来越大

据相关统计,截至目前,已有9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被获准开展ABS业务。其中,海尔消费金融和招联消费金融虽获批准但仍未有实质业务开展。

5、芝麻信用解约

12月27日,布谷新金融发文称:蚂蚁金服将于今年年末对借呗合作金融机构下线芝麻信用分,并将替换为新产品,名为阿波罗。文中还提到:芝麻信用此番产品下线或与去征信化有关。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阿里巴巴和腾讯拒绝向百行征信提供数据。背后原因从业者心知肚明:这两家巨头所拥有的数据量,与百行征信其他股东完全不在一个级别,若提供数据,则意味着贡献出自己的蛋糕给别人吃。

若芝麻信用与金融机构解约,真的是因为要去征信化,或意味着百行征信过往遭遇的数据壁垒会被逐步打破,但也有意外:毕竟外界还不知道阿波罗究竟是一款什么样的产品。

从长期来看,中国出现第三家个人征信机构的可能性比较小,两家巨头如果不能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或者产品形态来安放数据,归入百行征信只是时间问题。

诸邪黄昏

6、714高炮“荣登”315

714高炮登上315晚会后,便正式拉开了被围剿的序幕。

714高炮哪里是什么新生事物,甚至连变种都算不上,就是2017年12月之前的小额现金贷。这种事物最牛的地方是在收益上,可以把几百、几千元的贷款收益,做到银行几万、几十万乃至上百万元的效果。

但,这种收益神话又怎么能持续呢?随之而来一连串的打击,从放贷端到系统、数据、催收、流量等供应商都难逃清算。

714高炮或许会以民间高利贷的形式继续存在,但消费金融的舞台上没有属于它的阳光。

7、数据整治风暴

2019年9月以来,魔蝎科技、新颜科技、聚信立等一众公司被查,被捧上神坛的大数据,一度成了忌讳。

数据的整治风暴,打击了714高炮,也影响了整个消费金融行业,毕竟消费金融的风控是基于人的数据。

整治之后,消费金融机构的权益之计还是人群上移,或限定在某些场景、群体中,但是长期去看,如果消费金融行业只是一味地逆来顺受,避祸消灾,而不是集体呼吁(加大数据供给力度)的话,未来的消费金融市场将有更多不确定性。

8、非法放贷定边界

2019年10月21日,两高两部《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放贷意见》)正式实施。

读懂新金融认为:《放贷意见》既是对民间放贷的全面规范,也是对过往一系列政策的查漏补缺;而持牌机构的价值也开始真正体现。

非持牌金融科技公司是否会就此偃旗息鼓,真正的脱离风险成为科技输出者?未必,屠刀亮出来的威慑力和屠刀挥下时的震慑力是完全不同的。

但是,拐点已来,改变必将深入,一切都是时间问题。

9、湖南永雄IPO再次失败

美国东部时间11月22日,湖南永雄向美国证监会提交撤回IPO招股说明书的申请。这已经不是湖南永雄第一次在资本市场折戟,据《时代财经》:2018年10月向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秘密提交过上市申请(DRS文件),并在2015年考虑过登陆新三板,均未果。

值得一提的是,湖南永雄的合作客户主要为商业银行及消费金融公司,掌握着最优质的资源,即便如此......

2019年,是催收最艰难的一年,过去催收的阴暗面全部遭遇清算,催收逐渐缺席——持牌机构都高呼:催收已成为行业发展瓶颈;非持牌金融科技公司更直言:根本不敢催。

催收是贷后风险管理的重要手段,无论软、硬,难免暴力,杜绝暴力也就意味着催收将缺席,很多机构的应对手段是降低强度或上移人群,但催收不能长期缺席,要么从法律、政策、科技层面使其阳光化,要么寻找新的工具、手段替代。否则,市场一定会选择打擦边球。

当然,催收短期的走向一定是保持现状,原因你懂的。

10、24%或成贷款利率上限

2019年12月30日,新流财经发文称:兴业消费金融目前已明确要求,自2020年1月1日开始,将贷款产品利率调整至24%以下,未来也只能做年化24%以内的产品。文中还提到:多家持牌消金纷纷开始调整利率。

这天动态验证了读懂新金融此前的观点:“36%”的普惠金融时代,将渐行渐远。

当前持牌或非持牌的消费金融玩家虽然与714高炮有着本质的不同,但多多少少都有些利率超限的行为,很多人认为这单纯的企业逐利,但这也是参与主体多元化、市场下沉、利率市场化的必然结果。

未来,利率的走向有两种可能:

1、24%、36%两条法定利率线上升。这不是不可能,但会在多久后发生,无法预测,毕竟利率的高低与很多因素挂钩。

2、倒逼玩家们降到两条线下。正在进行,会不会造成消费金融增速降低很难说,但是它们营收和利润两项数据的挑战会加大。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