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孵化
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全媒体

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近期消费金融行业不太平,P2P网贷的出清、关于暴力催收整治以及贷款利率的合规性要求,很多从业者叫苦不迭。而消金界了解到,以这些消费信贷为底层的信托机构,日子同样不好过。

拿云南信托来说,不久前爆发的“承兴案”,中国银保监会云南监管局点名指出其在供应链融资中资产尽调不严;而作为消金布局最广的信托机构,其消费金融ABS的风险也逐渐爆发。

近期据媒体报道,源涞国际陷入资金困境,其位于上海市某科技服务园的企业总部已人去楼空。而这背后涉及的,就是云南信托发行的财产权信托产品。

“这个项目已经刚兑了。”来自云南信托的一位员工向消金界表示。

消费金融ABS成信托转型抓手

2016年开始,通道业务收缩已倒逼信托业转型,不少信托公司将消费金融业务作为转型抓手。

信托布局消费金融,最常见的有助贷模式。

比如,在消金界获取的2016年7月发起设立的“陕国投·捷信消费金融流动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信托资金将用于向捷信发放流动资金贷款,捷信将该笔资金用于消费金融贷款。

2018年以来,越来越多的消金企业通过发行信托计划来融资。对于包括持牌消金在内的消金企业来说,消费金融ABS是实现“出表”、突破杠杆率限制的一种重要方式,而信托公司也乐于从风生水起的消金业务中分一杯羹。

公开资料显示,在长租公寓群雄并起的2018年6月,中高端公寓品牌源涞国际联合云南信托发行“云信西湖8号-源涞公寓2018年第1期财产权信托”,源涞国际以标的物业租赁产生的现金流为限向受益人分配信托利益。

在该项目中,云南信托作为初始受益人,并作为出让方向合格机构投资者转让其所持有的本信托受益权。杭州随地付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租房宝的运营主体)作为信息服务机构负责对租金回款账户进行账户管理。

宣传资料称,项目预计募集资金规模不超过1亿元人民币。源涞国际凭借其稳定的客群,以物业租赁产生的现金流为限向受益人分配信托利益,保证了底层资产池分布的小额与稳定。

然而,近期据媒体报道,源涞国际陷入资金困境,其位于上海市某科技服务园的企业总部已人去楼空,而公司从8月份开始就已陷入资金困境。

企查查信息显示,源涞国际的运营主体为上海源涞实业有限公司,投资方分别为涌铧投资、容银资本,其中涌铧投资投资金额数百万人民币。也就是说,源涞国际和云南信托同属于“涌金系”布局。

不过,该事件已有最新进展。

来自云南信托的一位员工向消金界表示,“这个项目已经刚兑了。”

主动管理能力缺失,还是代销之过?

云南信托被业内称为“消金布局最广”,也是“路子最野”的信托机构。消金界了解到,其对接了京东金融、维信金科、微贷网、品钛等上百家消金资产端。

然而其背后的风险也在不断爆发。比如今年7月爆发的“承兴案”,就暴露出供应链融资中资产尽调不严问题。

该案中,中国银保监会云南监管局明确指出:经核查,云南信托在办理上述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业务过程中,存在对合格投资者资质审查不够严格审慎,部分投资者投资经历或资产收入证明材料欠缺,对信托计划受让的应收账款和基础交易关系的真实性,以及对应收账款的债务人和原债权人(融资人)的付款意愿和付款能力的调查不够严格审慎的问题。

除了主动管理能力缺失,一位内部人士向消金界表示,其实还有代销之过。比如大家都熟知的京东和苏宁事件,大部分都是通过第三方机构代销的,但是代销机构并不担责。

“你根本不知道代销机构在外面怎么宣传,违规广告满天飞。对于监管机构来说,看到直接罚发行机构,一笔罚款,一个项目的信托报酬直接没了,信托公司还扣分。”一位信托从业者对此叫苦不迭。

而对于代销机构而言,受代销产品暴雷影响,其业绩也逐渐缩水。某头部三方财富公司人员表示,“上半年每天进款1亿多元,现在每天只有8000万元,整整少了三分之一。”

信托公司躺赚的时代过去了?

消金界此前报道,在消费金融ABS模式中,信托机构一般通过结构化设计、缴纳保证金、引入担保或保险机构,来提高风控保障。比如,在结构化设计上,信托机构和融资方的优先劣后比大多数都是3:1。

“小额分散的资产,再差可以逾期到25%吗?”通常来说,劣后资金可以覆盖底层的坏账。

因此对于信托公司而言,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生意,信托机构往往能躺赚1.5-2个点的收益。

然而当下,P2P网贷暴雷、对于暴力催收和利率合规的整治,这些都在影响消费金融的业绩稳定。

比如近日据新流财经报道,不少持牌消金已按要求调整贷款产品利率,年利率24%的监管红线,被不少从业者认为是消费金融“暴利时代”的终结。

对于信托机构来说,这也意味着理财产品刚兑的潜规则在逐渐打破。

某家信托公司的员工对此表示,“这就是在变相要求信托不兜底,不给投资者固收。”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也有从业者向消金界表示,对借款人收担保费和保险费是合规的,对于超过监管红线的贷款利率,可以通过担保公司或者保险公司变相收回来。

“36%的贷款利率,信托机构可以表面上以24%的利率放给借款人,暗地里再通过担保再收12%。”消金界了解到,这和此前被叫停的互联网平台强制搭售保险属于一个套路,但在借款人的还款清单中并得不到体现。

而对于越来越多布局消金的信托公司而言,毫无疑问的是,未来能否穿透底层、经营风险,这才是他们的生死考验。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首图来自图虫创意。

本文为作者授权未央网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首图来自图虫创意。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首图来自图虫创意。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