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2019 年过去了,这一年币安很忙。

年初,币安率先推出 IEO(首次交易所发行),引得行业争相模仿,开启了交易所发行资产的模式先河;其后,币安又以极快速度开启了合约、OTC(场外交易)等业务,同时与合作伙伴开设 Binance US 向美国用户提供服务;另外,币安还高频买买买,先后收购期权平台 JEX、数据分析平台 DappReview、投资衍生品交易平台 FTX 等数十家公司。

同时,因为下半年重新打响中国市场争夺战,币安也与竞对反复摩擦,多次陷入舆论漩涡。

2019 快速试水新业务,高频收购公司的意义何在?2020 币安又将如何直面竞争,迈出下一步?

近日,币安创始人、CEO 赵长鹏接受了 Odaily星球日报的专访,为我们解读了币安的业务重心变化,与交易所乃至加密货币行业的发展趋势,并披露了一些独家信息与数据。

赵长鹏透露,2019 年币安公布了 3 家公司的全资收购消息(JEX、DappReview、WazirX),但其实还有 6 家未公布,以及币安还投资了包括 FTX 在内的 21 家公司。

对于刚刚到来的 2020 ,赵长鹏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币安的重点会放在打通全球的法币入金通道,并完善已有的产品服务,不会停止 IEO 但会放缓速度。

他还透露,一直未涉足矿业的币安,很有可能在今年推出自己的矿池,并直言:2020 将是非常有趣的一年。

以下为访谈实录,经 Odaily星球日报整理发布,干货充足,相信对每位从业者都会有所启发:

币安的2019:9次全资收购、21次投资、资助59个开发者

Odaily星球日报:作为币安的 CEO,现阶段您将精力更多地投入哪些业务中呢?

赵长鹏:目前,币安各项业务都有具体的负责人,总体而言我直接接触的业务已经非常少了。我的精力也主要投入在公司整体战略规划层面,比如扩张速度、收购等。另外,由于我是技术出身,因此与产品团队接触会比较多。

需要说明的是,我一般不太接触投资上币的业务。

Odaily星球日报:今年以来,币安投资区块链项目变少了,但并购变多了。先后收购了期权平台 JEX、去中心化应用分析平台 DappReview、投资衍生品交易平台 FTX 等等(可能还有未知的),能否请您解释一下相关收购动作背后的深意?

赵长鹏:先给大家透露一下币安 2019 年的战绩:全年共进行了 9 次全资收购,目前公布的只有三家(JEX、DappReview、WazirX);包括 FTX 在内,共投资了 21 家公司;资助了 59 个开发者,支持他们去开发一些新概念产品。

相关动作背后的动机也很简单,主要是三点:

一是为了币安的发展,丰富产品与业务。币安所欠缺的业务,外界已经有了完善的产品、成熟的团队、较为庞大的用户量,为什么不把他们并购进来呢?这其实也是一种广义上的“招聘”。

二是收购“成本”更低。如果我们重新招人去做新业务,公司的增长速度就会很慢,并且不一定能找到合适的人。此外,我们要收购的团队大概率都是比我们(自己去做这些新业务)做得更好。既然打不过,不如收购。

三是支持行业发展。作为行业早期的头部交易所,币安相对来说是比较赚钱的,也有能力去支持行业的一些发展。如果开发者的项目做得不错,我们可以先给到赞助,让你把产品开发出来,至于股份或者代币不是我们首先考虑的因素。

Odaily星球日报:您刚刚提到资助了 59 位开发者,请问资助标准是什么?资助金额上限又是多少?

赵长鹏:不同的国家资助金额也不同:在美国,一般会资助三个月,每个月 5000 美元;在不发达国家(例如非洲或印度),一般是 (每个月)1200 美元,资助时间为一年。在不发达地区,多数的年轻开发者对生活质量的要求并不是很高,这样的资助金额还是够他们生活的。

关于资助标准,我们一般资助一些比较有趣、能够帮助行业或者币安自身发展的项目。目前,80% 的资助项目都和币安链有关系。

Odaily星球日报:目前币安链上线 8 个月了,发行了过百的资产,也陆续看到币安链的一些技术进展和场景合作案例。但有种说法是上币安 DEX 的人始终还是为了冲刺主板的,您怎么规划币安链的未来发展与应用?

赵长鹏:从币安主站来说,我们肯定是优先考虑在币安链上的项目,以及在币安 DEX 上已经有交易量的项目。并且,我们也肯定是主推币安链的,因为使用它的人越多,BNB 的价值也会越高。

但币安链、币安 DEX 与币安主站是完全分开的,比较独立。目前二者的开发已经非常社区化,团队也一直非常分散。

数据层面,目前币安链已有 160 多个资产,币安 DEX 有 110 多个交易对,用户创建地址接近 30 万个,发展较快。

我认为,短期之内币安 DEX 交易量还是很难超过主站的。但从长期来看,比如 5 年之后,当钱包的管理模式、备份模式、安全模式进化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大家还是会更倾向去中心化交易所,所以 DEX 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长期的行业布局。

币安的2020:要打通全世界的法币通道

Odaily星球日报:币安收购了一些业务(JEX 期权、山寨币合约),是不是意味着主站上不会再上这些业务?

赵长鹏:币安各项业务都是相对独立的,内部的产品之间完全可以竞争,也没有排他性。即便内部不竞争,外部同样会和我们竞争。所以,JEX 有了期权,并不意味着主站不会上期权。

Odaily星球日报:今年币安还非常快速地推出了各种曾经不太看好的业务:OTC(场外交易)、合约、借贷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布局?

赵长鹏:不应该说「曾经不太看好」,应该是「曾经我们没能力做」或者是「曾经不适合我们做」。

前两年,币安一直专注币币交易,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先将币币交易服务做到最好,再去开展其它业务。随着币币业务的完善,特别是今年币币交易确实没有大的增长和波动,我们开始着手推出 OTC、衍生品合约、借贷等服务。其它平台早已经开展了这些业务,用户基础较好,市场也比较完善。币安作为一个全金融服务平台,这些业务也是必不可缺的。如果币安有能力,我们都会尽力去提供。

此外,当所有的金融产品放在一个平台,它的网络效应会更大。用户在一个交易所中可以进行币币、OTC 等多种交易,不需要去几个交易所转来转去,既提高了效率,也增强了安全性。

Odaily星球日报:您刚刚提到了安全问题,实际上今年币安也发生了被盗事件,损失了 7000 多个 BTC。交易所被盗事件在行业内也一直高频发生,这么长时间以来您怎么看待中心化交易所的安全?

赵长鹏:首先,丢币在加密货币领域是十分常见的。不仅中心化交易所,一般的个人身上也时有发生。只是个人丢币金额较小,也没什么人关注。交易所则因为存币数量多,更容易成为黑客攻击的目标,但也因此更加重视安全防护,愿意投入大量资金。多数头部交易所的安全防护能力始终要比散户做得好,尤其是每天遭受黑客攻击还能活下来的交易所。

其次,据我所知,99.9% 以上的中心化交易所都发生过丢币,包括国内几个比较大的交易所丢币数量也不少。只是多数交易所丢币后,能够承担损失,因此没有对外公布罢了。币安则比较透明,今年发生丢币事件后直接公开,也没有让用户受到任何损失。

再者,从长期来看,这次事件也促使我们将安全性能提升了好几个档次。并且,我们也成立 SAFU 基金用以承担被盗损失,所有收到的交易费用的 10% 将分配给 SAFU,以便在极端情况下为用户及其资金提供保护。

我觉得现在币安做得比行业内多数交易所要强很多,也比之前更加安全。

Odaily星球日报:您刚刚说到在安全性能上提升了好几个档次,能举一些具体的例子吗?

赵长鹏:现在的币安已经能做到零信任基础,任何一个人的电脑都无法突破我们的安全体系。任何一个操作都需要好几个人配合,才能够拿到全部的权限,这种设计理念有点类似于“多重签名”。这样任何一个人出问题,都不会产生任何损失,需要有多人同时出错。

很多人可能会有误解,我作为币安的 CEO 管控着冷钱包,实际上我的权限都不到五分之一,最近我在币安后台管理权限也被删除了。因为我平时直接在后台操作的机会越来越少,经常一两个月都不登陆。既然如此,不如删去权限以降低风险,这也是我们的一个风险机制设计。

Odaily星球日报:2020 年币安最大的目标是?

赵长鹏:2020 年,我们会着重打通全世界的法币通道。

目前全球有超过 180 多个法币,币安支持 21 个,进步空间还很大。另外,每个法币也有不同的支付渠道,比如信用卡、银行转账、移动支付等,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实现每个法币的多渠道支付。这样,渠道之间会形成竞争关系,从而降低交易手续费,让用户获得更大的利益。

另外,完善已有的业务产品。目前业务板块布局已经很完整,接下来一年需要将各个业务做得更深一点,继续优化产品,提供优质服务。

虽然我们没有设很伟大的目标,一般都是走一步看一步。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明年的工作量还是非常大的,任重而道远。

交易所竞争:我们不会停止IEO,但会放慢速度

Odaily星球日报:用一个关键词总结 2019 年交易所的发展,您能想到的是什么?

赵长鹏:我觉得是「优胜劣汰」。

2018 年我们看到交易所推出一些另类的模式,比如「交易即挖矿」,2019 年则把一些不好的交易所全部洗牌洗掉了,头部效应更加明显。另外,虽然 2019 年行业没有飞速发展,但我觉得也并不像一些人说得一样差,毕竟比特币最高涨幅也涨过 250%,这在其它行业也不容易。

Odaily星球日报:我们能够看到今年发行资产和为资产背书这个“职能”不再属于公链,而是转到了话语权和流量的拥有者交易所手中,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赵长鹏:很多人诟病交易所的 IEO ,是因为觉得太过于中心化,他们倾向越去中心化越好,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当任何人都可以发行 IXO 时,骗子也会增多,投资者上当受骗的概率也会增大。

拿 IEO (首次交易所发行)模式来说,交易所在发行资产时会承担品牌风险,这也要求其对项目进行更加严格的审查,从而保障投资者权益。

然而,IEO 模式还是被一些交易所玩坏了。他们根本没有看懂背后的逻辑,只是觉得这个模式很火就照抄不误,随便拉个项目就上,也不去做审核,有些交易所甚至与项目合谋欺诈。最终既违背了保护投资者的初衷,也让交易所品牌受损。

从币安来说,我们发行 IEO 也不是反对公链,和公链抢生意。只是我们也看到公链进行资产发行时,会有很多问题,那为什么不退一步转向中心化或者半中心化呢?至少从目前来看,币安的效果还是不错的。

Odaily星球日报:币安目前推出 IEO 项目的频率正在降低,也有很多交易所早已停止 IEO ,币安是否计划停止呢?

赵长鹏:频率降低的原因是,好的项目在变少。目前依然会有很多项目想找我们进行 IEO,但最终能够通过我们考核的项目很少,再加上我们与项目沟通周期比较长,所以让大家感觉我们的频率在降低。

不过,我觉得币安应该不会停止 IEO,项目少的时候我们会放慢速度。因为,IEO 其实是一个刚需:项目需要全球融资,提升知名度,而且也可以为交易所带来用户,非常有价值。

Odaily星球日报:今年主流的平台币的涨幅都超过了 BTC,作为平台币的发明者,您怎么看平台币的长期价值?

赵长鹏:我觉得,一个币可以从平台开始,但如果只在一个平台有用,价值还是有限的。所以我的建议是,增加平台币的应用场景。如果平台币只在一个平台有价值,那么就跟证券非常接近,它所体现的就只有这个平台的收入能力,但没有体现其使用性。

未来,币的使用价值一定是远远大于平台收入价值的。BNB 作为最早的平台币, 现在慢慢转移到了公链上,它的价值更多的是整个生态来支撑的,而不仅限于交易平台部分。目前,BNB 的使用场景超过 180 个,你可以用它订机票、酒店、贷款等等,已经不再是属于平台币范畴了。

交易所业务拓展:币安也有可能推出矿池,但没必要发币

Odaily星球日报:今年,很多交易所业务也从单一方向,转变成集现货、OTC、杠杆、借贷、期货乃至期权于一体的综合性交易平台,合约交易所赛道也是仍有玩家在进入。有人说这是“饮鸩止渴”,加速榨干存量流量,您怎么看?

赵长鹏:我觉得不是,其实用户是在增加的,并不存在榨干存量流量的情况。

交易永远是一个用户的需求,也并不会因为产品增加就被榨干,毕竟没有任何一个业务是逼着用户去用的。只有产品有价值,有市场,用户有需求才去用。当然,不排除有些用户是跟风的,但不能因此否定产品的价值。

总体而言,综合性交易平台对于用户其实是利好的。不过,想要提供综合性服务的平台也是很难的,它需要非常高的技术、运营水准等。币安做了两年多,才慢慢有了这些能力。

Odaily星球日报:今年,我们也发现交易所的业务也越来越广泛覆盖和上下打通,一鱼多吃(做矿池、做节点),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赵长鹏:目前跟矿有关的,币安做的比较少。我们也正在规划,很有可能在 2020 年推出币安自己的矿池,但目前还没有百分百敲定。

我认为,交易所做矿池有很大的优势,他们可以用已有的交易手续费的业务来支撑矿池的发展。一些交易所矿池是免手续费的,这对用户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用户挖出来币直接存在交易所,日后交易的时候可以收取手续费。

不过,目前也可以看到交易所做 POS 矿池比 POW 矿池更出彩。这主要是因为,POS 还比较新,通过交易所质押也更容易;而 POW 矿池经过长期发展优化,格局已经形成,新矿池确实难以竞争。但是随着时间发展,我相信 POW 矿池间的差距会慢慢缩短的。

我的判断是:未来,头部交易所矿池会领先其它矿池。

Odaily星球日报:不少交易所矿池,也发行了矿池币,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赵长鹏:交易所矿池要发币,首先还是要考虑自身的业务量。矿池发币,作为用户激励,从逻辑上是合理的。但是,矿池发的币是不是有足够的流动性、使用量,从而支撑其价格,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矿池业务量不大,维持币价的压力就会很大。

其次,我认为交易所矿池还是没有必要发币的,一个生态圈最好共用一个币。我们将问题极端化,假设交易所有 100 个子业务,究竟是发行 100 个币好,还是共用一个币好?我认为肯定还是只有一个币好。因为这个币的流通性会很好,使用人数也会更多,网络效应倍增。这一个币的价值,远远超过 100 个币的价值。新发一个币,虽然听起来新的玩法很多,实际上生态圈总价值就那么大。

举个例子,之前币安收购了很多公司,有的公司在收购前就发币了,我们选择保留;但一些没发币的公司,我们不再发币,而是让他们使用 BNB。在币圈的生态圈中,我们肯定还是主推 BNB。

CZ:我从不做衍生品交易,因为水平不怎么样

Odaily星球日报:2020 年,您认为交易所的形态或竞争格局将有哪些变化?

赵长鹏:一是政府监管政策会更明朗,对一些本地化的交易所影响较大。虽然不同的国家态度尚不明朗,但总体而言应该是利好会多一些。因为现在各国都在竞争,怎样利用区块链的技术以及容纳区块链业务,多数国家都在很努力地吸引区块链创业公司,包括交易平台,相对来说偏向利好。

二是可能诞生「监管沙盒」。会有很多新的交易所诞生,并在沙盒中进行监管。对于交易所而言,要想发展,2020 年一定要非常合规,一定要尊重监管。

三是头部交易所的竞争也会愈发激烈。币安目前越来越国际化、全球化,一些交易所可能越来越本地化,究竟哪个模式更好,成长更快,目前还是未知数。

Odaily星球日报:2020 年,您认为整个区块链行业会有哪些变化?

赵长鹏:一是政府对区块链的接纳性会提高,更加积极拥抱区块链技术,出台相关扶持政策。二是区块链产业会有一些新的尝试,比如一些跨服游戏中的游戏币,可以币改上链流通。三是支付领域特别是跨境支付,将在 2020 年获得相当大的发展。四是一些金融不发达国家,诸如非洲地区,可能更加容易接受数字货币。

总体而言,2020 年会是非常有趣的一年,也期待看到区块链行业出现一些新事物。

Odaily星球日报:采访的最后,不知道您能不能透露一下您的持仓情况?您会青睐哪种交易方式,现货、期货还是期权?

赵长鹏:我只持有 BTC 与 BNB,其中 BNB 占比超过 97%。虽然重仓 BNB ,短期内价格也会有波动,但还是能够承受得起。一是我个人的风险承受能力比较高,二是我百分百清楚 BNB 生态圈究竟在做什么事,并且币安的现金流也一直没有问题。

顺便一提,比特币是我 5 年前卖了房子买的,一直没动过。关于比特币减半行情,总体而言肯定是利好的,但没法预测比特币究竟能涨到多少钱。相比之下,我更关注比特币的使用率,究竟有多少进入这个行业,又有多少人在使用比特币,这个问题可能更加核心。

日常生活中,基本上持币不交易。可能有时候会进行场外交易,兑换一些当地法币,但数额较小,一般是几百或者几千块钱。

至于期货期权,就更不可能了,因为我的交易水平真的很菜,这一点可能颠覆大家的认知。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