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疫情之下,“宅经济”临时加速,给获客成本日增的互联网带来了一波非典型“井喷”流量,很多行业间接受益,生鲜电商就是其中之一。不过面对突入其来的流量机遇,生鲜电商的现实挑战也随之而来,众多生鲜平台根本无法满足线上订单暴增的用户需求,纷纷陷入“用人荒”。

在生鲜电商面临订单暴增“小烦恼”的同时,餐饮企业正在经历生死存亡的“大危机”。据恒大研究院估算,对比2019年春节7天假期内,全国零售和餐饮业销售额约10050亿元,2020年同期受疫情影响,餐饮零售业损失估计高达5000亿元,而疫情带来的影响远远超过了7天,并且还不知何时才能迎来转机。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生鲜电商开始和餐企“牵手”,并向后者临时“共享员工”,这既是企业之间的协同“互助”,也是保卫疫情之下关乎民生大计的“菜篮子”。

一、疫情之下,生鲜电商平台陷“用工荒”

疫情爆发后,在家隔离成了普通民众参与这场全民抗疫大战的最佳手段,于是“出门买菜”被“等菜上门”取代,生鲜电商临时取代大商超和线下菜市场,成了民众的“菜篮子”,各大生鲜电商平台线上订单量暴增,用户调闹钟“抢菜”的激烈程度丝毫不亚于“抢口罩”,为应对疫情,各大生鲜平台更是全面开足马力,但仍然“一菜难求”。

(图片来自网络)

以盒马鲜生为例,虽然疫情期间日均供应量已提升至平时蔬菜供应的6倍,但仍会出现当天线上订单一上线,0点几秒钟就被抢光的现象,这就是为何有网友发现盒马鲜生显示无法配送的原因,因为早就被人“抢光了”。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并非“缺货”,而是“缺人”,尤其是缺配送人员。据盒马官方称,实际上门店一直在补货,货物也充足,但没有足够人力送到用户手上。

(图片来自网络)

类似情况比比皆是,一方面线上订单暴增,比如叮咚买菜大年三十订单较上月增长超300%,近期订单增加了70%,美团买菜春节期间日均订单量为节前的2-3倍,每日优鲜近期实收交易额较去年同期增长了321%,京东到家全平台销售额比去年同期增长470%;另一方面人员严重不足,如叮咚买菜5:30开始营业后,几分钟内当天的预约时间就会排满;美团买菜特殊时期暂停预约次日订单,仅接受当日订单;每日优鲜仅提供24小时内下单发货等等。

(图片来自网络)

对此,2月3日,盒马与云海肴共同宣布达成人员用工合作,超400位云海肴员工陆续到“盒马”上班,并由盒马支付相应劳务报酬。这一颇具创意的“共享员工”合作一发布就引发行业追捧,随后盒马相关对接的人电话被众多期望合作的餐饮企业打爆,2月4日盒马全国经营管理总经理胡秋根称,接下来蜀大侠、望湘园、57度湘、茶颜悦色等500多名餐企员工将到盒马“上班”,同时包括西贝、奈雪、探鱼等在内的30多家餐饮名企正在与盒马积极接洽;而截至2月9号,已有来自30家企业的超1600人,加入盒马临时用工队伍,可见反响之大,效率之快。

(云海肴员工在盒马门店接收培训,图片来自网络)

除盒马外,更多平台也在纷纷跟进。近日,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推出“蓝海”就业共享平台,全国各地餐饮商户可统一为员工就近报名,选择成为蜂鸟蓝骑士或附近商超便利店员工,据透露“蓝海”计划第一批招收一万名蜂鸟骑手;此外,每日优鲜与西贝、眉州东坡展开人力调配合作,后两者提供数百名员工,为每日优鲜将毛菜加工成标品菜;而京东7FRESH也发布了“人才共享”计划,邀请临时歇业的餐饮、酒店等员工以短期打工的方式加盟。

(餐企员工在盒马上班,图片来自网络)

可见,众多生鲜电商平台纷纷陷入“用工荒”,通过与餐企“共享员工”可以快速缓解平台在打包整货、分拣上架、排面整体等业务上的人手,但是配送员依然紧缺,因为配送员需要对周边环境非常熟悉,并且由于对外接触更多,相关的业务培训和防疫培训也更复杂,因此短期内,生鲜电商平台的配送服务仍会受影响。

二、共享员工,餐企可临时救命不能长久续命

目前来看,疫情对餐饮企业造成的影响几乎是毁灭性的。一方面是在疫情之下,绝大多数餐饮企业不得不暂时关店停业,收入爆降;另一方面租金、员工开资、贷款利息等开支不减。

螳螂财经看到,以率先与盒马“共享员工”的云海肴为例,疫情之下云海肴全国150余家线下餐厅堂食全部关停,4000余名员工待岗;西贝400多家门店堂食业务基本都停了,只保留100多家店做外卖业务,共有2万名员工待业,账上现金流加贷款发工资也仅能撑住三个月;老乡鸡关停了超200家门店,六天损失2000多万,没关停的店也营收大降;眉州东坡10天退餐1700万,春节疫情期间一个月损失7000-8000万;外婆家吴国平则表示,每天天一亮就要支付250万元,可见餐企在疫情中承压之大,为了自救,餐企应在如下三方面下功夫:

第一,共享员工节约成本。餐企的成本主要分为原材料,人工、租金和税费几项,据西贝介绍,其成本结构中原材料占30%,人工占30%,租金占10%,税收占6-8%,而外婆家原材料占40%、人工占20%、租金占10-15%。这几项中原材料等于钱,租金和税费会有相关政策扶持,问题反而不大,最头疼是人工成本,比如老乡鸡每月工资成本为8000万元,外婆家为6000万元,西贝为1.56亿。

(餐企员工在盒马上班,图片来自网络)

因此,若能与生鲜电商平台“共享员工”,在缓解生鲜电商平台“用工荒”的同时,也为餐企减少了员工开支,并稳住了员工收入和人心,因此才有盒马宣布与云海肴达成用工合作后,对接人电话被打爆,贾国龙放话西贝支援盒马1000人的喊话的场景。

第二,开展安全外卖业务。虽然疫情将民众“隔离”在家不能“下馆子”,但餐企可开展外卖业务送货上门。比如西贝保留做外卖的店铺,可达到正常营收的5%-10%,若能将这部分业务进一步扩大,也能缓解一定的资金压力,而云海肴也在第一时间上线了外卖业务,乡村基、麦当劳等也都通过外卖继续为用户服务。值得一提的是,疫情之下餐企在上线外卖业务时更要做好安全防范措施,并联合饿了么等平台推出的无接触“安心送”一起保障外卖安全。

(饿了么员工送餐,图片来自网络)

第三,上线社区卖菜业务。很多餐企拥有众多离用户很近的门店,并且在食材供应链上又有优势,完全可以探索基于门店附近的社区卖菜业务。比如云海肴就以门店三公里范围内小区为半径,建立了一百个社群服务站,通过帮助区域内的居民进行食材(原材料、新鲜食材和半成品)采购来增加收入。

可见,由于疫情影响何时过去尚未可知,餐企必须做好长期作战准备,既需要通过“员工共享”等进行“节流“,也需要开展新业务进行”开源”。

三、疫情过后,生鲜电商平台能否守住“菜篮子”?

客观来说,这次疫情给生鲜电商平台带来了不少增量,但疫情过后能有多少转化为存量?生鲜电商平台能否借此契机破圈,成为大众手机中的“菜篮子”?还有待考量。

据《2018年中国农产品电商发展报告》显示,中国生鲜市场规模高达数万亿,但生鲜电商渗透率不到3%。规模大渗透率低的特点,让生鲜电商充满机会和挑战,今日资本徐新认为,在互联网电商领域,得生鲜电商者得天下,同时也有很多人认为生鲜电商是“世界上最难的电商生意”。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其获得触及新用户、培养用户新习惯的契机,平台能否借此实现突破,在螳螂财经看来,主要取决于以下三点:

首先,货品先行,让用户从“被动破圈”到“主动留圈”。疫情发生前,生鲜电商平台的主要目标人群是对价格不敏感、懒出门的一线白领用户,他们天生不爱逛菜市场;而在疫情发生后,互联网买菜迅速成为全民刚需,平时喜欢去菜市场的大妈也被隔离在家,不得不纷纷学着从淘宝、饿了么、盒马、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等线上平台寻找买菜入口,可以说疫情让很多用户“被动破圈”。

不过据行业人士分析,若想让这些“被动破圈”的用户主动留下来,保证平台菜品品质和和控制缺货率很关键,若能让用户从线上买到比线下更好的菜,赢得用户的胃那就成功了一半,毕竟线上买菜省时省力,如果品质不输线下,那用户留下来的几率将大大增加。

其次,体验为王,平台体验“三度”决定用户“忠诚度”。在疫情期间虽然各大生鲜平台都不缺订单,但疫情过后,即使用户习惯了线上买菜,但往哪家平台买菜还要比拼体验,谁能在配送速度、新鲜程度和价格优惠度三方面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就将获得用户更高的“忠诚度”。

以盒马为例,不管是春节期间还是疫情期间,既不打烊也不涨价,就是为了保证用户体验,比如在上海,350g一包的上海青菜,自2017年至今一直都是1.8元销售,而最近通过与餐企合作增加人手,亦是如此。

最后,降本增收,生鲜电商平台守住“菜篮子”的核武器。回到疫情之前,生鲜电商发展这么些年,至今未跑出一家独大的品牌,受挫的企业反而屡见不鲜,2019年年底呆萝卜一夜之间千店关门,易果生鲜因拖欠1400多万债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永辉超级物种因业绩亏损被剥离上市公司,京东7FRESH三五年内千店计划,如今只开了屈指可数的10几家......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曾统计,在生鲜电商行业,1%实现盈利,88%亏损,7%巨额亏损。

推本溯源,成本太高是罪魁祸首。毕竟所谓生鲜,只有“鲜”才能“生”,其特点就是高损耗、难保存和易变质,相对大批量进货生鲜电商平台来说,传统菜场小摊位进货更灵活打理更精细,因此损耗低品质好价格低,比如守摊子的摊主会随时拾掇青菜,进行淋水去黄叶等操作,以便让蔬菜能够保持“新鲜”,而随着传统菜场数字化升级的升入,传统菜场上线也会给生鲜电商平台带来挑战,因此生鲜电商平台要想守住“菜篮子”,降本增收才是“核武器”,否则有可能卖得多亏得多,徒为他人做嫁衣。

总而言之,盒马“牵手”云海肴,只是这场全民抗击新型肺炎大战“疫”中的一个小缩影,就像很多行业一样,疫情之下的生鲜电商机遇和挑战并存,不管能否一“战”成名,至少“风口”暂显,那就努力去追......

文丨陈小江;螳螂财经(微信ID:TanglangFin):泛财经新媒体,《财富生活》等多家杂志特约撰稿人。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重点关注:新金融、新消费(含新零售)、区块链、上市公司等财经金融领域。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