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孵化
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全媒体

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2020年的疫情会让我们不自觉的与2003年非典进行比对,之前的文章我们说过,京东,淘宝支付宝,腾讯Q币等一系列互联网服务,都在2003年相继推出或启动转型。

2003年非典确实给我们带来新的数字化方向,从门户网站线上信息服务,向电子商务替代线下行业方向发展。将2003年称之为数字化元年似乎也不为过。

之后的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进入黄金发展的10年,“线上流量”的价值不断放大,“线下将死”的论断也曾不绝于耳。

2016年以后,互联网用户增速减缓,线上红利日渐消失,美团提出了“互联网下半场”概念。阿里提出“新零售”并在2019年升级为“新商业”,腾讯提出“连接”“产业互联网”。线下体验与线上的融合随之升级,线下流量开始持续发力,并催生出很多线上线下相互融合的创新体验。“线下流量”日渐回暖,成为资本追逐的“香饽饽”。

其实市场变化就是一个周而复始的过程,因为人们总会对长期习惯的事情感到疲倦。在疲倦后,或者通过全新事物激发兴趣,或者通过回溯过去获得新鲜感,这种对新和旧的兴趣,成为螺旋上升式创新发展的原动力。

受这一轮疫情的影响,创新的主战场似乎又将从线下拉回到线上领域,新一轮巨大变化似乎正在酝酿。但2020年变化会与2003年相似吗?简单梳理一下,差异大致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2020年移动互联网网民数量比2003年多得多。2003年12月31日,我国的上网用户总人数为7950万人,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为8.54亿人。

2、2020年信息网络基础设施要比2003年完善得多。仅从带宽角度来看,2003年宽带网速普遍是512kb/s,3G网络刚刚起步,2020年5G网络的理论下行速度为10G/s,4G也能到5-20M/s。

3、2020年物流主干和最后1公里、100米服务要完善得多。2003年,全国社会物流总费用为2.49万亿元,快递件数1.7亿件,2018年社会物流总费用为13.3万亿元,快递件数500亿件,2019年突破600亿件。

4、2020年可消费数字内容规模要比2003年大得多。仅从网络游戏市场来看2003年网络游戏市场规模16.7亿元,2020年仅《王者荣耀》一款游戏在除夕当天流水达到20亿元。

5、2020年B端场景服务储备(如办公协作等)要比2003年丰富得多。以IDC对企业服务市场分析为例。

6、2020年互联网开放运营平台、开放技术平台要比2003年更多。流量规模更庞大,围绕流量的开发生态更丰富。

7、2020年人们的思想要比2003年开放得多,接受新事物能力强得多。银发、县域低线等传统数字化落后领域用户的渗透不断加速。

这些不同说明2020年我们具备更完善的数字基础设施和社会条件,疫情影响过后的市场恢复能力和产业创新的能力会与2003年有极大的差异。

或许这次疫情更大的影响在于,线下流量的锐减导致我们在封闭空间内对时间的分配发生了变化。简单点概括这种影响,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互联网还在,移动性被迫降低了,以线下消费为主要驱动的经济受到影响。

但阶段性移动降低并不是绝对坏的事情,线下抑制形成了线上增量,移动的动态过程虽然被抑制了,但地点场景变化的结果发挥了作用。曾经必须要在特定场所解决的事情,现在可以远程处理了。比如远程办公,比如云喝酒,比如线上视频串门,比如免费在家看大片。

其中在线远程办公成为这一特殊时期维持生产关系的主要方式。

近日钉钉宣布有1000万公司和组织,通过钉钉开展线上办公,服务在线工作员工数量2亿人。按照人社部的统计数据,2018年全国就业人数为7.8亿人,其中城镇就业人员占比56%,按此计算城镇就业人数为4.3亿人,如果钉钉2亿人数据大体准确,再算上腾讯系企业微信以及其他老牌办公自动化厂商的服务对象,在线办公的渗透率已经非常可观。

在线办公背后是生产协作关系的改变,也是组织管理形态的改变,在表面上看起来只是改变了办公地点,但如果这种协作变化能够被各类组织广泛接受,并不断通过新技术提升协作效率,它不仅会大幅降低生产中的无效时间成本,也会加强对协作节点的监控,更精准的改善生产效率。

甚至会因此影响人们在通勤交通、居住等方面的行为,改变人才引进的模式,这将对整个社会资源的分配模式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或许一些社会主要矛盾也可以从“远程协作”得到解决。

此外,在线办公领域大家所接受的是“在线”解决传统“线下”组织需求,以此为原点,在线教育、在线医疗等领域也将形成传导效应,加速对大众的普及。那么教育资源和医疗资源的再平衡也将进入提速期。

其实这些变化都不是因为疫情才发生的,很多变化一直在我们身旁酝酿,只是大事件的出现让我们被迫结束了行为惯性,开始接受原本很难接受的事物,接受后才发现原来接受起来并不艰难,结果也并非向我们预想的糟糕,甚至还可能带来一点惊喜。

换句话说,大事件的发生让我们尝试面对一个新的自己,这种结束惯性自我觉醒所带来的变化,可能远大于引入新事物带来的变化。2003年所有数字化服务的出现几乎都源于对国外互联网服务模式的复制,但2020年后,我们在数字化生活领域几乎不再有抄袭国外模式的空间,所有变化都是站在新起点的自我探索。

更完善的数字化创新基础设施,刺激经济回血的预期政策储备,更加开放的市场环境,更好的产权保护机制,仍然可观的消费需求,智能制造能力的培育,最大规模和几乎成熟的互联网用户群,2020年也可能因此成为数字化生活新一轮大规模迭代的分水岭。

而推动新一轮迭代的动力很可能源于数字化组织协作配套产业生态的快速完善。

虽然病痛总是悲伤的,但让急速狂奔的我们被迫慢下来,在结束惯性的过程中,重新思考一下自己与自然、与家庭、与组织的关系,或许未来生活的建设与发展会更加值得期待。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