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今天我们再对疫情影响展开一页整理。和金融无直接关系,但对场景和金融服务形态有一定的间接联系。

前几日,大大前往朝阳区某社区调研指导基层疫情防控工作情况,其中特别提到“社区是疫情联防联控的第一线,也是外防输入、内防扩散最有效的防线”。

随后各个地方相继报道了机关干部下沉社区一线的情况,让干部真实了解社区的运作情况,似乎为后续社区资源的组织开了个头。

社区作为社会治理的基本单位,肩负着一系列公共事务的管理责任。但是在过往,很多人对“社区”没有特别直观的感受,对于街道、社区、居委会、物业的关系也不太清楚。相比城市,乡村区域中大众对“村”、“镇”治理组织的感知反倒更强烈。城市流动人口相对更大,高流动性带来更大的经济发展潜力,但治理难度也更大。

近期,不少社区提出对小区进行封闭管理,我观察到很多社区开始使用“电子临时出入证”,通过微信平台进行信息登记办理,一些社区在出入口张贴公众号的关注二维码、微信群的加入方式,通过这些简单可行的方式,人与社区的数字化关系已经初步建立。社区服务的数字化,也从原本公众号图文的“信息通知”,加速转向咨询、事务办理等具体的服务内容。

疫情之下社区的封闭管理,信息的全面掌握,渠道方法的线上化,看起来更像是一次数字普查,为后续提升社区服务效率埋下了伏笔。

社区一直是我们最强的粘性场景,我们的各项活动基本都围绕社区开展,其中居住地社区和办公/就学地社区,是与我们关联最为紧密的两大社区场景。一类连接家庭触达你我,一类连接企业组织触达你我。

回想一下,上次个税减免的信息登记,其实已经完成了一次企业场景的数字普查,并从劳务工资为原点将住房、家庭、教育培训等因素做了关联。

但这种关联毕竟还不完善,而这次疫情防控,则是推动了一次以居住场景为核心的数字普查,两项合并在一起,社会组织的基本数字图谱似乎变得更加完善了。

我们再向前设想一下可能的中长期影响。伴随数字治理能力在基层组织中的不断积累完善,社区的资源或将逐渐从“管”、“治”当中解放出来,并进一步形成更主动的运营服务,通过运营的手段解决诸如因房地产发展导致的社区资源不平衡、物业管理等矛盾问题。届时社区的“场景服务平台”这一角色定位也许会更加清晰。

而社区对于我们来说,既有重要的生产组织体现和对应的劳务权益和资金关系体现,也有属于我们私人所有的实物类资产权利体现,和大量与我们密切相关的数据资产体现。社区概念的深化本身也是对我们全面资产管理概念的深化,自然也会衍生出丰富的社区场景新需求,其中既包括传统消费的生态供给也包括资产管理的生态供给。

当人与社区的关系变得更加主动、显性和紧密,围绕社区的公共服务升级,服务业态创新,商业生态升级,围绕办公社区的区域圈层互动,工会权益生态也就更值得期待了。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