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2月18日,新冠肺炎实时数据向全国人民传达了一个好消息:新增的确诊与治愈数量极为接近,一场反攻似乎要开始了。

此时,微贷网以一个含蓄的方式对其业务做了调整,用16个字总结就是:不发新标,充值暂停,先退本金,利息待定。值得一提的是:微贷网并不认为这一系列举动是清退。

不管是否清退,微贷网在P2P业务上的结局,业内人早已心知肚明,此时、此举的好处就是少一点关注,多一些空间。

P2P网贷的故事,最终还是要落幕的呀,很多事情在数年前就已经注定。

1、微贷“那一代”

2016年,我第一次接触微贷网是在其C轮融资发布会上,该轮融资金额为10亿元。

10亿元虽然金额不小,却没有多到让人吃惊的地步。2014~2016年正值双创热潮和互联网金融监管红利,融资不断,尤其是2015年宜人贷就登陆美股成为P2P第一股让这个行业的发展进入高潮,虽然它现在喜欢叫自己金融科技第一股。

网贷天眼数据显示:仅2015年网贷行业就发生121次融资事件,总金额达187.812亿元,并预测行业还有5年上升期。一位友人曾感慨:那几年,一周好几个发布会。

 (曾经的明星平台多已湮没于历史)

不过,即便如此,好公司还是会发出不一样的光,还记得,微贷网的C轮融资发布会上有两个有意思的细节:

一个是汉鼎宇佑集团董事长王麒诚在台上对着新加入的投资者说:你来晚了;他还预言:微贷网成为上市公司是肯定的。王麟诚的赞扬不难理解,因为投资微贷网让汉鼎宇佑赚的钵满盆盈。

另一个则是微贷网掌舵人姚宏在演讲时,错将“我们这个团队”,说成了“我们这个团伙”,台下没有嘘声,而是一片掌声掩盖了这个小尴尬。姚宏的人缘应该不错,毕竟他一直是以老实人的形象出镜的。

在P2P网贷行业发展好的那几年,很多上市公司乐于掺一脚,要么间接投资,要么直接布局,而汉鼎宇佑则是选择“两条腿走路,四只手获利”。

2015年汉鼎宇佑计划定增24亿元,其中17亿用于打造互联网金融平台,而实际募集资金净额约为13.83亿元,据其往期公告显示,这部分资金用于投资“基于智慧城市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建设”和“补充营运资金”,其中用于前者的资金约为6.83亿元,而承载着这项重任的载体是鼎有财。

这次定增除了真金白银白,还让汉鼎宇佑股价大涨,受益斐然,不过鼎有财的表现却是乏善可陈。2018年汉鼎宇佑宣布终止“基于智慧城市的消费金融平台”项目和“基于智能技术的新商业运营项目之体验式商业”项目,结余募集资金1.9亿元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汉鼎宇佑在P2P网贷上从来没有特别大的成就,但获利却不是一般的大。聪明的资本。

汉鼎宇佑的操作,在2015年算不上新鲜,有甚者如毫无底线,通过改名大玩资本游戏的匹凸匹(现ST岩石);再比如真的all in网贷,如今却麻烦缠身的熊猫烟花(现名熊猫金控)。

这一代的P2P平台和背后的资本们意气风发,也是幸运的,融资好拿,投资者的接盘侠也多。我清楚的记得,2015年我的第一位老板靠一个能敲的耳机拿到了千万级投资,而我的第二个老板,一个连续创业者靠一个没用户的App拿到了大几百万融资,那是创业者的黄金时代,好像什么样的创业项目都能拿到投资,更何况是概念火爆的P2P网贷。

微贷“那一代”,好像所有人都是风光无限的。

2、问题出在哪里?

如王麟诚的预言,微贷网上市了,但是微贷网的前程却充满了不确定性。

2018年网贷雷潮和2008年金融危机是多么的神似:越来越差的资产、四处弥漫的期限错配、某些部门的失误,在几点星星之火的引爆下,形成了不可逆的恐慌。

虽然之前监管三令五申不准期限错配,但稍有实力的P2P平台都采取理财计划或自动投标的产品和服务,除了滋生期限错配之外还有假标、自融。

2018年,还有一件大事,就是扫黑除恶拉开大幕,这直接与网贷行业的贷后催收环节产生冲突,作为P2P行业的车贷一哥,微贷网受到的冲击也很大,因为车贷客户逾期,催收人员上门催收面临的不只是来自借款人的危险,更可能被定性为黑恶。

扫黑除恶影响的不只是网贷一个行业,而是整个金融行业,因为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是:催收,哪有那么“白”,如果“白”的手段能让人还钱,哪还需要催收?

最终,在滚滚天雷和越来越差的从业环境之下,过去从事供应链金融、房贷、车贷的网贷平台逐个倒塌,他们中的幸存者都将目光投向了现金贷,其中不乏P2P上市公司,微贷网也不例外,最后很多现金贷有了一个新名字714高炮。(注:广义的现金贷,不全是714高炮)

但随后的2019年,714高炮又遭遇严打,种种利空让许多网贷上市公司们业绩下滑,股价暴跌成了白菜价,一位友人和我说:2019年,我靠做空同行赚了不少钱。

2020年,新冠肺炎凶猛袭来,全民进入抗疫大潮,但是也有些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某地政府在疫情刚开始时候的迟钝反应,比如某红会爆发出的丑闻,比如我泱泱大国,竟全民买不到的口罩,比如那被冤枉的李文亮医生。

金融风险和疫情,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事物,但是它们的爆发有的是必然,有的是偶然,但是它们能够传播成为一场灾难,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点:我们,总是习惯于在顺势的时候,过于乐观的估计未来,导致我们阶段性丧失了面对灾难的能力。

祖先训诫我们: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人民过于乐观的相信泡沫;2018年网贷雷潮之前,人们过于乐观的相信网贷;而2020年新冠肺炎之前,人们过于乐观的相信眼前的一切。

当西贝称自己活不过三个月,当K歌之王黯然裁员,当中小企业都在盘算着流动资金,当民众都在担心银行账户的余额,我们才发现,在灾难面前,我们的抵抗能力远远不足。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