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P2P以‘退’的方向为主,整个专项整治政策没有改变。”2月25日,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在媒体通气会上的话掷地有声。

在“以退为主”的专项整治政策下,多家大体量平台在近期宣称受疫情影响导致清收难度加大,进而影响到兑付和清退工作。

记者采访了解到,网贷有序清退的关键是确保借款人按时还款,为此各地监管部门也加强了对平台的协助力度,对逾期借款人发布催收函,对欠款不还的老赖进行约谈。中国互金协会则在同步推进在运营网贷机构数据接入央行征信系统或百行征信。

那么,接入央行征信是网贷清退“良方”吗?

“受疫情影响,清收工作在缓慢开展。即便接入征信系统,对逾期借款人发布催收函,在当前的情形下能收回的款项也有限。”某大型网贷平台总经理陆黎(化名)对记者坦言。

陆黎指出,目前平台一方面要对出借人充分说明逾期还款的原因,争取到出借人的理解和支持;另一方面要协同属地监管部门做好贷款清收工作,随着企业陆续复产复工,及时把到逾期款项收缴上来。

1. 疫情影响回款

“全国各个行业受疫情影响明显,特别是小微企业影响更大,经济下行,对出借用户的出借能力和出借意愿都有很大影响。”

疫情对经济的短暂冲击不可避免地影响到网贷行业,多家头部平台近日传出停标、清盘和转型的消息。

微贷网客服人员对投资人表示,2020年1月疫情爆发以来,全国各个行业受疫情影响明显,特别是小微企业影响更大,经济下行,对出借用户的出借能力和出借意愿都有很大影响,用户投资信心不足,导致原先X计划智能投标工具撮合的债权无法正常转让,对应出借用户资金无法正常退出。

正在清退中的红岭创投发布公告称,受农历新年期间全国性疫情影响,国家要求全面自行隔离以及多地交通管制,社会除了基本民生运作之外基本全面停产停工,导致个人小额贷款业务(个贷)清收连续多日回款为零。

红岭创投表示,由于疫情相关房管部门、银行以及中介尚未全面恢复正常运作,导致二手房交易停滞,卖房还款受影响;由于个贷借款人很大部分是小微企业经营者,疫情期间全面停工,导致现金流紧缺甚至断流。小业主自身难保,更难以筹集资金归还借款。

红岭创投披露其个贷清收连续多日回款为零的另一个原因是:受疫情(政策层面全面加大防疫力度)影响,各地法院针对诉讼、执行案件均做了延期审理,目前有部分款项在农历新年前已经成功拍卖而待领款至今没有划给红岭创投。

记者注意到,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2月初曾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深圳市网贷行业严重失信行为联合惩戒有关工作的通知》,明确疫情期间对因感染新冠肺炎住院治疗或隔离人员、疫情防控需要隔离观察人员、参加疫情防控工作人员以及受疫情影响暂时失去收入来源的个人和企业,因疫情影响未能及时还款的,可由借款人向网贷机构出具相关证明(工作证明、病情诊断书等材料),经网贷机构认定,相关逾期还款可不作逾期记录报送,已经报送的应及时调整,并适当延长履约期限。

此后的2月11日,深圳老牌车贷平台人人聚财公告称,借款人还款能力及意愿均受到疫情影响,近期部分银行、小贷公司根据银保监会要求针对借款业务推行减免利息、放宽展期、延迟还款时间等政策,导致公司短期内逾期明显上升。截至1月底,逾期情况较同期高出三四倍,严重影响公司回款。

此外,人人聚财还表示催收工作也受到严重影响,主要表现在三方面:一是催收人员不宜外出,借款客户亦不会理会上门人员,致使上门催收方式基本无法实施;二是借款客户主要为小微企业主和个体户,受此次疫情影响严重,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受到较大影响,对借款人提出的延期还款要求需审核,影响了催收效率;三是电话催收主要团队和部分催收合作机构都在疫情重灾区,且已有工作人员疑似感染,严重影响催收工作。

2. 接入央行征信

“所有借款人的信用信息将及时、全面、准确地报送到央行征信系统,并在征信报告中体现。”

“疫情影响了网贷清退步伐,各地监管部门正在积极协助网贷平台化解存量风险。其中,将网贷平台数据接入央行征信被认为是助力平台清收的有效手段,各平台也在积极接入央行征信系统。

2月25日,洋钱罐宣布正式完成中国人民银行征信数据上传,这标志着其已全面接入央行征信系统,所有借款人的信用信息将及时、全面、准确地报送到央行征信系统,并在征信报告中体现。

记者了解到,在运营的网贷平台都要接入征信系统。2月以来,首金网、人人贷、向前金服等多家平台宣布接入央行征信系统。

2月12日,首金网发布公告,平台已于2月7日正式接入央行征信中心。首金网公告透露,首金网于2019年11月11日向央行征信的指定机构提交了申请,并第一时间启动央行征信的报送程序开发和联调测试,完成报送系统对接,开始正式进行相关征信信息数据报送。

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网站2月13日发布消息称,北京多家网贷平台近日正式接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即征信系统),平台所有借款人借款相关的信用信息将定期报送征信系统,目前这些接入平台的借款人已经可以在个人征信报告上查询到相关借款记录。

据不完全统计,已有人人贷、宜人贷(宜人金科)、向前金服、恒慧融、你我贷、首金网、道口贷等多家平台宣布接入央行征信。此外,信也科技(拍拍贷)、合众E贷等平台通过旗下公司或与第三方机构合作的方式间接接入央行征信。

事实上,早在2019年9月2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就联合发布《关于加强P2P网贷领域征信体系建设的通知》(下称《通知》),支持P2P网贷机构接入征信系统。

《通知》提出,支持在营P2P网贷机构接入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运行机构、百行征信等征信机构。征信机构需依法合规采集、整理、保存、加工并对外提供信用信息,保护信息主体合法权益。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网贷平台接入央行征信中心主要目的是为了化解P2P网贷存量退出”。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接入央行征信,特别利于网贷平台存量业务的压降”。

3. 震慑“逃废债”

“网贷平台接入央行征信系统有利于缓解暴力催收、打击逃废债,保护出借人的出借收益。”

于百程表示,央行征信中心是央行的直属事业单位,专门负责企业和个人征信系统。网贷平台接入央行征信,借款用户的信息在央行征信中心可以查询,对借款人的还款行为将形成威慑,有利于降低坏账率,保护出借人利益。

“对于已经接入央行征信的网贷平台,显然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借款人的还款率有望提升,这对于新的业务开展以及存量业务压降处置都有帮助。对于整个金融行业来说,意义在于可以发现多头借贷行为,提升风险评估效率,优化借贷资源配置。”于百程称。

央行征信中心今年初表示,截至2019年11月底,个人征信系统接入各类放贷机构共3693家,已基本实现对个人金融信用信息的广覆盖。征信系统的信息也主要用于放贷机构对借款人进行信用风险评估,广泛用于贷前、贷中、贷后全流程。人民银行正在制定对商业银行、征信机构的检查计划,确保个人征信信息安全。

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表示,网贷行业接入征信系统的工作一直在稳步推进,央行征信中心的征信系统建设也不断取得新进展。2020年1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二代征信系统正式上线。二代征信系统在一代的基础上进行了大量优化改进,将以前体现近2年信用记录提高到体现近5年的逾期记录和还款记录,个人和企业信用状况反映更为全面、及时,失信惩戒力度也更为严格。

王诗强指出,网贷平台接入央行征信系统有利于缓解暴力催收、打击逃废债,保护出借人的出借收益;有利于网贷行业存量风险出清,以及大量网贷平台平稳退出转型。此外,网贷平台主要服务长尾客户,央行征信中心接入网贷数据可以让传统金融机构在授信之前了解借款人的多头借贷情况,降低贷款逾期率。

宜人金科方面对记者表示,借款人的信用评估是网贷业务重要的一个环节,也是网贷业务健康发展的基础,接入征信后对借款人形成更强的信用约束,有助于借款人守信履约,对平台的风险管理更加有利。

开鑫贷总经理鲍建富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接入央行征信系统后,如果借款人失信,会被记入个人征信报告,面临提高贷款利率、限制消费等惩戒措施,恶意逃废债的情况预计会得到进一步的遏制,出借人的债权利益得到更多有力保障。

“随着接入央行征信系统的网贷平台增加,平台之间的数据将实现打通,各家网贷平台可以清晰地看到借款人在各个平台的借款情况,更为权威的数据来源可以提升风控效能,并节约数据采集费用。”鲍建富指出。

4. 效果有待显现

“网贷借款人普遍是个体或者小微企业,而受疫情影响最大的也是小微企业,因此网贷接入征信‘远水解不了近火’。”

实际上,网贷行业接入征信系统的工作还在推进阶段。于百程表示,目前看,网贷机构接入央行征信采取试点的方式,还并不是普遍现象,在试点过程中接入规则和方式将会不断优化。

据王诗强介绍,网贷平台接入央行征信系统,首先要获得当地省金融办和央行分中心审批;其次,网贷平台要有意愿且相关借款业务是个人或者企业主借款才可以,对于小微企业贷款信息暂时不能上传央行征信系统;最后,对相关借款数据上报央行征信系统要求获得借款客户授权,没有获得借款客户授权的借款暂时不能上报央行征信中心系统。

另外,《通知》要求网贷机构要向征信机构提供所撮合交易的利率信息,利率超过人民法院支持的借贷利率的,借款人有权向征信机构或网贷机构提出异议。对此,王诗强指出,对于借款利率超过36%的借款也可以通过对相关利率进行调减进行报送。

王诗强进一步指出,央行征信中心还要求网贷平台报送所有符合要求的历史存量数据,新增数据报送要满足T+1时效。也就是说,假设有借款人在平台逾期,那么第二天平台将会上报征信系统,第三天该信息便会在央行征信报告中显示。

据麻袋研究院了解,部分地区金融办对辖区网贷平台接入央行征信系统审批的积极性并不高。加之,小微企业贷款信息暂时不能上传央行征信系统、没有获得借款客户授权的借款暂时不能上报、新增数据报送要满足T+1的时效。对于信用度不高且已逾期的借款人而言,目前的机制并不能形成有效的督促。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法与金融室副主任尹振涛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直言,目前网贷平台直接接入央行征信还存在很多的问题,因为网贷目前正在整改中,网贷业务模式还不是非常明晰,合作机构备案也不明确,此外接入数据是否合理合规准确都有待查验。

陆黎指出,网贷借款人普遍是个体或者小微企业,而受疫情影响最大的也是小微企业,因此网贷接入征信“远水解不了近火”,目前的压力其实都在平台身上:一方面,随着整治推进整个行业都在微利甚至亏损的状态;另一方面,疫情对行业的冲击其实最终都叠加于平台,平台要在有限的人力、物力下完成清退面临非常大的压力。

面对疫情影响下的回款难题,红岭创投表示,首先加大协调力度,尽快办理法院拍卖款的后续回款手续,其次待社会全面复工后加大清收力度,督促借款人还款。监管部门对个贷清收给予了大力支持,共向2026名逾期借款人发了催收函,并准备约谈蓄意拖欠、赖账不还的“老赖”,支持其清收回款。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