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1月20日,钟南山做客央视,直呼新冠肺炎“人传人”,一时全国重视、各地出台隔离措施到3月9日,短短五十天,民企经历了生死之春。

2月6日,成立于2006年、2016年新三板挂牌上市(两年后摘牌)的培训机构“兄弟连教育”宣布:因受疫情影响,北京校区停止招生,员工全部遣散。

这家曾“计划在节后招生旺季打一个翻身战,但疫情将公司计划全部打乱”的企业上市前估值10亿元,算是培训行业的大厂。

兄弟连的垮掉,并不只是一家企业的死亡那么简单,在上下游,它还有很多烂摊子,有与兄弟连合作“教育培训险”的中国人保,合作培训贷款的平台,和许多在招生老师指导下进行贷款的学生……

与租房贷一样,这一次,金融和租房、培训等服务业的风险缠绕在一起,相互牵连、彼此祸害。

一场疫情让它们都现出原形。

01

“现在不还钱不上征信,老哥们冲啊!”

这是1月26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加强银行业保险业金融服务配合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后,在“灵活调整住房按揭、信用卡等个人信贷还款安排,合理延后还款期限”的要求下,金融业的撸口子大军和老赖们发起的一次冲锋。

在信贷领域,这些人是金融平台的宿敌。早期的网贷行业,撸口子者如蝗虫一般,大军过境,平台被榨干。在疫情这种极端情况下,正是火中取栗、浑水摸鱼时。

撸口子大军冲锋背后,也是颜面不堪的催收行业着难之时,从多家媒体的报道来看,疫情期间及复工后的催收回款率下降了20%-90%不等,个别网贷平台,一个月的催收回款仅有几百元。

催回率低并不全因逃废债。受疫情影响,催收员无法到岗、无法上门导致的效率下降,以及借贷人还款能力下降,都成了催回率低下的因素种种。

如果追溯到上游,会发现,劳动密集型的服务业,在这次疫情中受冲击最大。恒大研究院院长任泽平《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分析与政策建议》一文,直指受冲击最大的行业是餐饮、旅游、电影、交运、教育培训。

人的受难,又反向传导到为他们服务的金融行业,社会消费几乎停滞,信贷回款困难、催收困难,一些机构放贷全面停运,而不良率抬头。

20年代的开局,本是很多企业寄以翻身的年份,没想到被一场噩梦直接打趴下了。

02

风险由疫情传导到金融的导火索是人流、物流的空前管制,而依附于这两者的业务,顿生灾难。

催收业祸起萧墙时,同样寄生线下的各种场景消费金融业务开始遭难,它们是医美分期、3C分期,家装分期、教育培训分期……在美容机构、商场、培训机构等集体关门背后,附生的在这些场景上的分期贷款业务几乎全部停止。

在汽车领域,2月份,海马汽车销量仅134辆,同比下滑92.88%。沃尔沃、丰田、现代等外资车企也遭遇较大降幅。与去年同期相比,全汽车行业销量大幅下跌78.5%……

 反过来看依附汽车销量汽车金融状况,不言自喻。

灾难之下,车企不得不断臂求生,如大搜车宣布减员13%-14%;车好多集团2、3月全员降薪30%-50%;优信二手车对部分员工实施降薪20%-40%……

就连线上分期业务,在物流受限的情况下,业务也遭受打击。疫情期间,想借众筹自救的北京“单向空间”书店发现,线下销售不行,可是线上电商销售也腰斩,好不容易卖出几本书,又遭遇到快递进不了办公地,发不了货,发出货去了,又遭遇一些地区无法配送,收不了货。

线上场景的分期贷款业务受到的影响,大抵类似。

金融科技中信贷业务服务的企业对象大多是中小微等长尾企业,它们恰恰这次疫情中最不经扛的那批。

03

金融业没想到,一场极限压力测试来的如此突然。

金融科技产业成长于近10年,未经历过SARS、08年金融危机等,新冠肺炎疫情成为金融科技遭遇的首次“黑天鹅”事件。

尽管监管层释放了一系列减息放贷、延期还款等利好政策,但实际中,经过整个产业链的传导,一面是机构面临的风险抬头、资产质量恶化,一面是小微个体经营者/普通个体因出行受困、收入受损等履约条件更恶化,因此如何应对宏观环境的急剧变化,需要整个行业去思考。

这波突发疫情会给金融机构带来多大的风险和损失?这些潜在损失的上限在哪里?金融机构是否能承受住这次疫情带来的损失?这些本该在平常时节进行的压力测试,在疫情来临后成为一些企业的断头台。

这次疫情教会企业的,当是金融科技能力建设。

北京大学教授黄益平认为,当前小微企业遭遇的现金流问题,最重要的手段是利用金融工具。与传统银行相比,数字金融企业在为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方面有优势。

这种能力如何建立?

数禾科技负责人认为,金融行业的能力与生态建设,应该建立起危机分级及应对机制,压力检测不应只在网络系统上,业务中也应该实践起来;互联网的安全性、智能化程度要进一步提升,包括办公方式的变化等。

04

一次疫情的极端环境暴露出不足与教训赫然在目,这对金融业来说,是一次淬火铸剑的机会。

“北方新金融研究院(NFI)”创始理事赵志宏认为,这次疫情也让很多人开始从这些年金融科技发展带来的各种惊喜中清醒过来——意识到金融科技仍然处于很早期的阶段,依旧短板明显,应对突发事件方面尚有较大提升空间。

川财证券研报结论认为,这次疫情将加速金融企业务电子化、金融服务线上化、金融上云进程。疫情推动金融科技需求增加,让金融机构进一步意识到金融科技的重要性和必要性,金融机构对IT投资有望继续加大。

监管也意识到了这种迫切性,就在1月27日,银保监会发布通知,要求保障金融服务顺畅,鼓励积极运用技术手段,加强线上业务服务,提升服务便捷性和可得性。2月1日,央行等五部门联合发布通知,要求金融机构加强全国范围的线上服务,引导企业和居民通过互联网、手机APP等线上方式办理金融业务。

据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2月底发布的《中国个体经营户系列报告之一》测算,数字信贷的发展可以起到缓解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的作用。数字信贷发展水平每增长1%,疫情对经营的冲击减少2.57%。

历经此疫,金融科技对业务支撑作用也来越明显,自此以后,金融业务的科技化、传统业务的电子化或将加快。

金融业直面危机传染,要想从容不迫对,最是未雨绸缪时。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