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正如一些银行在疫情之初预计的,在餐饮、购物等线下消费场景濒临寒冬之季,信用卡迎来了发卡量急剧下跌和交易量快速萎缩。

但那还只是初期症状。伴随着疫情对特定行业人群的负面影响持续发酵,持卡人和商户端如同两个缓缓喷发的火山口。

- 前者:一些持卡人因为收入不足而无法还款,产生逾期;

- 后者:一些合作商户因为无力运营而倒闭,无法为分期客户急需提供服务,导致客户集中投诉和挂账,新增不良进一步堪忧。

此外,银行还忌惮于催收一旦用力稍猛,监管和舆论压力又会压顶;以及,疫情之下小区封闭式管理,也影响线下催收的作业。

于是,讨债不敢逼、上门进不去、额度不敢减、刁民不敢惹,外加目前的市况下ABS也不太给力……这些最终都会慢慢侵蚀信用卡的资产质量。

银行宝宝实在是心里苦啊!

我们发现目前有的银行已经启动了年内首批信用卡资产损失项目的核销工作。可见,银行改善信用卡表内资产质量的意愿十分迫切。

“一是,预计上半年我们行信用卡业务收入减少已成定局,就看减多少了;二是,不良增幅也很难控,就都指望核销额度能批出多少了……”某中型银行信用卡业务相关人士私下对“愉见财经”预测。

催收“肌无力”

银行:“您好,您的欠款为xxx元,请您在这个月X号前偿还。”

客户:“还不了!”

银行:“那不好意思,我们下月再来提醒您……”

“愉见财经”听某城商行直催团队员工说,以上对话是她近日“嘤嘤嘤”的催款日常,尽管忙碌但收效甚微。

从银行信用卡催收体系来看,大致可以分为直催(内催)和外催,前者在疫情之下工作量已经接近饱和,但催收的手段十分有限。后者曾是传统催收“利器”,但眼下也被打掉了“外勤”这条大腿。

“外包催收之所以给力,是因为他能干银行不敢干的事,出了事还能背锅,可以大致分为线上和线下两类。”一名接触过外催业务的人士说。但忌惮于监管和舆论压力,银行对外包方的管理更严了,很多“擦边球”行为也被禁止了。

“线上”大部分就是坐在电话前边催客户,但与银行直催的中规中矩不同。“愉见财经”听说,线上催收惯用的招数之一,是打着律师事务所的名义给客户打电话,试图一上来就能把持卡人唬住,让他们乖乖还款。

但遇到真穷、老赖、关机,不断换电话号码躲债的客户,线上外催也会能力受限。这时候就会请出线下外勤。有些外包公司会招募一些退伍军人、保安等做外勤,根据银行提供的公司地址、家庭地址、甚至是户籍地址上门进行催收。

从催收的“用力程度”和“能量级”看,毫无疑问:银行直催<线上外催<外勤外催。

疫情之下,可以想见,很多小区仍然处于封闭式管理的状态,尽管伴随着企业复工复产,一些信用卡外包催收公司也复工了,但仍然以线上为主,无法实现上门催收,如同有肌却无力。

业内人士认为,尽管AI语音催收的逐步智能化是近期各大银行信用卡中心催收的新方向,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人工催收的人员紧缺问题,但综合考虑,信用卡不良项目近期的回收水平必然大幅降低,之后受到影响的程度仍然由疫情持续时间的决定。

监管给压力

“疫情当前,企业原本就困难,XX银行信用卡还突然无故降额,本来30000的额度,一下降了一万!疫情期间国家已经要求过银行给我们支持,难道XX银行就这样无视政策要求吗?我要投诉,要求立刻恢复额度!”

这是“愉见财经”从投诉平台获悉的其近日收到的一则金融消费者投诉。一名自称从事餐饮行业的小企业主,自述受疫情影响后又被信用卡降了额度,并且很是时机地选择了“3.15”这种敏感的日子进行投诉。

听说,前两天当3.15叠加疫情防控阻击战,类似的投诉有很多。

抗疫的要求是银行一方面的考量。但另一方面,银行信用卡中心,也真实面临着其一季度的经营已受冲击。

上述中型银行信用卡业务相关人士告诉“愉见财经”,他们的经营策略已有调整,主要体现在精益成本和适度放宽风险容忍度两方面。

前者是经济下行期企业节省开支的惯用做法,这里不做赘述,简而言之就是休养生息、能省则省。后者则体现了银行面对监管和舆论时的摇摆,但这枚硬币的另一面,是会加速信用卡资产质量的恶化。

该人士无奈地说,即便发现了一些不属于受疫情影响可延期还款的客群,但当他们找上门来,且多少能和疫情扯上点关系,最后他们还是能打着擦边球在银行的协调和帮助下获得延期,并免上征信。

特殊时期的便民措施,反而成了部分不良债务人的借口,导致一些人在疫情持续期内的还款意愿降低。“由于特殊时期行内的特殊政策,我们无法对逾期进行积极催收,主要还是靠客户自然还款,这其实会影响回款效率。”某信用卡中心负责人对“愉见财经”表示。

当然银行也不傻,毕竟声誉损失也是钱。上述中型银行信用卡业务相关人士私下说,如果case by case盘一盘账,为了催回几千块、一两万,却要被媒体以疫情为标题党追着写、或是在监管那头交不了差,到头来声誉风险损失其实亏得更惨,更划不来。

3月5日,银保监会正式公布《关于预防银行业保险业从业人员金融违法犯罪的指导意见》,要求“杜绝为追求业绩不顾申请人实际还款能力滥发信用卡的行为。”

这使得原本就断崖式下跌的一季度发卡量雪上加霜。受此影响的业内人士预计,此前银行为了应对地推掣肘而大力上线的智能营销、AI获客,说不定也会迎来降温。

ABS也不给力

作为改善信用卡表内资产质量的一大利器,信用卡不良ABS在2019年如火如荼。

转入2020年则隐忧重重,主要还是受疫情影响,伤到了ABS的根器——延缓了信用卡不良资产的回款进度。

联合资信在本月一份报告中表示:

- 首先,新冠肺炎疫情对部分行业、地区的回收金额影响突出,减少甚至切断了受冲击行业、地区内不良信用卡债务人的还款来源;

- 其次,大多数银行会将信用卡不良债务委外催收,疫情发生后催收公司延迟复工,远程办公的工作效率降低,导致二、三月份的回收水平大幅降低;

- 第三,正如上文所提到的,由于银行迫于舆论压力,特殊时期的便民措施成了部分不良债务人的借口,在疫情持续期内的还款意愿降低。

疫情对信用卡不良ABS的影响主要在于,不良资产的回收时间延后和回收金额降低两个方面。

从联合资信根据2020年市场上发的5单信用卡不良ABS情景分析看,在最坏的模型下(预计疫情持续半年),疫情将导致银行信用卡不良ABS的优先级证券偿付面临的流动性风险增加,可能导致部分在疫情发生前不久发行的优先级证券的兑付时间长于预期期限。

不过联合资信认为,由于信用卡不良ABS项目评级时,评级机构对资产池的回收估值普遍较为谨慎,且优先级证券需通过压力测试情景,所以不良信用卡ABS的优先级证券仍然安全。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