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出道巅峰,尔后陨落。这几乎是围绕趣店最多的谈资。

自2017年10月上市时近百亿美元,至如今5亿多美元,短短两年多,趣店市值跌去95%。

01 四季度净利大降,引发今年一季度亏损预期

2020年3月18日,趣店2019年财报呼之欲出。

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趣店营收88.40亿元,同比上升14.9%。调整后净利润33.52亿元,较2018年增长31.5%。

与之相对,第四季度,趣店营收19.32亿元,环比降25.4%。按照非美通用会计准则,调整后净利润降至1.57亿元,环比降85.2%。

而在具体在业务层面,趣店累计注册用户数7946万,服务用户612万。但第四季度,趣店开放平台撮合交易额80.2亿元,环比降19.7%;营收6.49亿元,环比降34.6%。

一增(年度)一降(四季度)间,趣店未来的不确定性更加凸显。而伴随新冠疫情的持续,这一不确定性或急剧恶化。

诚如趣店投资者关系副总裁祝祺所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给中国线上消费信贷带来更多挑战。2020年第一季度,趣店......将严格信审标准,缩减业务规模……一季度业务发展,祝祺给出保守、审慎评估,并预计产生亏损。

但祝祺的“言不由衷”在于,与线上信贷相比,那些专注线下消费信贷的平台更加严峻。

而在行业人士李岩看来,趣店走衰或许怪不到疫情,而是早有预兆。

1月20日,网传美国某律师事务所代表趣店股东,对其展开调查,以评估其是否违反了美国证券法。

据悉,这一调查风波的起因在于,1月16日,趣店宣布未来新增5亿美元股权回购计划,同时撤销2019财年的年度净利润目标,并在短时间内不对2020财年发布业绩指导。

但庞大的回购计划,并未有效提振市场信心,反而适得其反,当日趣店收盘大跌19.13%。

李岩指出,趣店巨额回购计划未能提振市场信心,一是,强金融监管下,金融牌照成为硬指标,倒流不可持续;二是,超额回购下的股价暴跌与不发布未来业绩指导的叠加,引发了行业对趣店退市以及私有化思考。

02 CFO杨家康离任,流量业务不可持续

就在趣店业务前景晦暗不明,高层变动也浮出水面。

3月18日,与趣店财报一并官宣的,是趣店CFO杨家康离任,高岩出任趣店财务副总裁。

据市场分析,杨家康的黯淡出局与2019年趣店利润未达预期有关。

但就在一年前,在2018年趣店业绩电话会议上,杨家康对于实现“2019年扣非净利润35亿元的目标”信心满满。在杨家康看来,2018年年底贷款余额190亿,2019年只需贷款余额达到250亿,趣店就能实现35亿利润目标。

然事与愿违,2019年趣店调整后净利33.52亿元,着实无法令众人满意。

但正如罗敏所言,杨家康对于趣店的上市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

2016年底,杨家康入职趣店,自此开启了趣店美股IPO进程。

而在此之前,相关报道指出,杨家康已将3家公司送上市。分别是2008年,带领考试测评服务公司ATA在美国挂牌上市;2010年,带领手机软件平台斯凯网络在美国挂牌上市;2014年,帮助百奥家庭互动在香港主板上市。

虽然几家公司市值较小,但罗敏选择杨家康,看重的是其IPO上市经验。

但时至今日,帮助罗敏的“贵人们”正一一离去。

昆仑万纬的周亚辉,这位罗敏口中的贵人,选择离去的方式是减持。自2017年10月18日,趣店上市当天,昆仑万维便两次减持趣店股票230余万股,价值超4亿元。

此后的几年时间里,昆仑万维减持加速不断。最终,2019年4月,一度持有趣店19.7%股票份额,身居第二大股东的昆仑万维,完成对趣店的全部减持。

与周亚辉相似的,是源码资本曹毅。这位趣店曾经的董事。在2018年12月31日时,还以持股4500万份,持股比例高达15.2%,但到了2019年4月,短短4个月间,曹毅便减持10%以上。

大量减持都发生在2019年的春天,但与坚持相比,蚂蚁金服这一流量靠山的退出则最为致命。

5月1日,蚂蚁金服向美国SEC递交的文件显示,蚂蚁金服已不持有趣店股份。从战略伙伴,到形同陌路,蚂蚁金服的釜底抽薪,让趣店失去了最大的依仗。

行业观察者指出,一个个股东支持方,看似抛弃了趣店抽身离去,但资本逐利的本质,无可厚非。

众叛亲离背后,最需反思的是趣店。与其说,是股东放弃了趣店,倒不如说是趣店一次次放弃了自己。

自诞生至今,频频更换业务赛道,便是趣店最鲜明的特征。

自校园分期一战成名,趣店进入公众视野,但“校园贷”风波,给了趣店致命一击。

此后,趣店转型大白汽车,做起新车以租代购的生意,其盈利点一是售卖差价,二是汽车金融利息收益。但迅速进入寒冬的汽车市场,并未回报罗敏的热情。不足一年,大白项目就被紧急关停。

汽车业务折戟后,趣店又转向在线线教育。但红海市场与毫无经验的多重压力下,趣学习最终早夭。

自此后,趣店再也找不到校园贷业务的替代者。

百般碰壁后,趣店做起了“贩卖流量”的生意。公开数据显示,自2018年第三季度,趣店启动开放平台战略,推出流量分发与交易。实质是,通过技术将积累的大量用户和金融机构链接起来,为B端企业赋能。

开放平台的推出,一度让趣店看到了希望之光,也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趣店的每况愈下。

03 结语:私有化谜团

但透过新一年财报,以及近期趣店释放的种种信号,市场慌了。市场慌张背后,是对股价的看低,是对业务前景的看不懂,更是对趣店私有化风险加大的担忧。

从股东纷纷抽身,到股价频频下跌;从校园贷风波,到流量变现业务频频更替;从北京至厦门办公场所的戏剧性易地;怪不得行业喊出“这很趣店”的口号。

而私有化,会不会是下一个“这很趣店”?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