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文/新加坡管理大学金融学助理教授梁昊,中国政法大学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林建军

经济学家亨利·黑兹利特(Henry Hazlitt)曾举过这样一个例子:如果一个小孩打破了面包店的窗户,这孩子当然该受罚。但是同时,面包店的老板就不得不拿出钱(假设是一百元)来安装玻璃。这样玻璃工人和木匠就有活干了,他们各分到了五十元。玻璃工人拿着五十元的一半,去支付了家里欠的牛奶工的账。而木匠也终于有钱给孩子交学费,小学老师也拿到了工钱。于是,玻璃工人、木匠、牛奶工和小学老师都有了钱,去买面包作为晚餐——这些钱于是又回到了面包店老板的手里。然而区别是,大家都有事做,赚到了钱,吃饱了肚子。

这个故事不光告诉我们,有时坏事也能变成好事,还间接地阐述了消费会带来促进经济发展、资源互换的积极作用。特别是当前,处处可见的是一种不敢花钱、不愿花钱的心态。 由于疫情影响,2020年第1、2个月份的消费下降了21.5%。这很可能会造成生产停滞,工厂停工,大家拿不到工资,于是更不敢消费、更不愿消费。这也导致了许多餐饮服务行业的中小企业入不敷出,甚至纷纷破产倒闭。其实,从长期来看,人们担忧的不是消费会花太多的钱,而是可能会出现一种收入与支出的周期性不平衡,短期内突然出现入不敷出、现金断流的问题。

那么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也许我们可以从“消费平滑”(consumption smoothing)的角度来思考可行的机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莫迪利安尼(Franco Modigliani)提出的周期理论指出,消费者会根据周期的预期收入支出水平来计划消费支出,以实现消费的效用最大化。也就是说,消费者通过考虑跨期的消费支出与收入水平匹配来达到消费的效用最大。简单地讲,该理论认为人们在眼下收入低时可以进行负债(即当期消费高于当期收入),在后期收入持平时可以储蓄(即当期收入高于当期消费)。

在国外率先兴起的消费信贷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消费信贷指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采取信用、抵押、质押担保或保证方式,以商品型货币形式向个人消费者提供的信用贷款。消费信贷根据贷款人的不同,可以分为买方信贷和卖方信贷。这里,我们所说的是买方信贷,即针对购买行为的消费者发放的贷款。当消费者交易时现金流动性不足时,有关金融机构经审批后可以向该消费者授予一定的信用额度,使其能够完成消费行为,满足了消费者合理的跨时期消费需求。

这意味着,面对流动性约束的消费者,在具有足够的未来收入作为保障的前提下,可以通过使用消费信贷来减弱其当期所面临的流动性约束问题,从而满足当期的支出需求。疫情爆发的当下,消费信贷的应用,一方面会使人们敢花钱,在该吃该用该治疗该置办的时候有人助力。另一方面,会为商家提供流动性——前文的破窗故事中,正是因为那些玻璃工人、木工师傅收到了钱,他们才有钱回头来买面包师的面包。商家活下去,企业才活得下去,在企业工作的人们才能活得下去。这样的消费信贷,一方面本身就是普惠金融的重要部分,让那些收入较低的人群得以解燃眉之急;另一方面,实际上也是基于人们还款能力设计的周期性平滑工具。这并非寅吃卯粮,而是让确有未来收入能力的人们降低储蓄压力,不要等到冬天才有钱买空调,等夏天才有钱买棉袄。

不过,要怎样确保,那些钱能精准地用在消费,而不是流向股市或房市呢?场景就特别重要。和现金贷不同,互联网消费信贷大多与场景密不可分,它甚至就植入于线上线下消费之后的支付场景,让人们在消费时多一个分期的选择,同时确保这笔信贷真的能打到场景里提供了商品或服务的商家手中。举个眼下的例子,疫情导致人人居家隔离,无法外出聚餐和购物,人们或是在线上消费,或是点外卖送餐。无论是线上消费、还是线下支付,都有着明晰的消费场景。贷款方能够通过场景,确保这笔信贷确实用在了消费上。同时,能够通过场景,积累下使用者和商户的信用,进而降低信贷违约的可能性。

不过,理论是理论,现实是现实。互联网消费信贷在实践中,还存在两个问题要解决。一是风控问题,二是资金来源问题。风控问题是个老话题了,如何识别串通套现,防止出现“代刷”问题,可能需要对商家的信用体系进行建库和评估;那些具备较好商业信用的商家,可以接入更多的消费信贷支付工具(我们甚至可以说这是一种面向卖方的消费信贷);对于消费者同理,信用较好的消费者,有的押金、保证金也可以暂不提交,省下流动资金和信用额度。至于资金来源问题,互联网金融机构自己的资金规模一直是个掣肘,建议用好资本工具;将风险可控、足够分散的消费信贷打好包评好级,放入交易所或银行间市场进行信贷资产证券化(CLO),让机构投资者间接提供流动资金性——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种盘活存量,引入强援,优化配置,并打通实体和金融,串起消费—商家—生产—信贷—理财的创新模式探索

回到破窗故事,我们希望看到的,当然是面包师在支付维修服务时,能有一个信贷支付的选项,用未来的钱把窗户修好;拿了工钱的玻璃工和木匠能回头来买面包,面包师于是有钱还给消费金融的提供商。我们不希望看到的,是面包师放着窗户不修而感冒着凉,并传染给全小区的人;或是面包师为了修窗户而只好将面包涨价,或是偷工减料,导致大家怨声载道。这是一个考验智慧的决策时刻。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曾说,不要浪费任何一场危机,这次疫情既是危机,又是一次改变行业轨迹和人们消费习惯的契机。希望在危机面前,我们都能找到解决良策,共克时艰。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