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孵化
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全媒体

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2019年5月,首家盒马mini店在上海中海环宇荟问世。

彼时,这家占地500平的mini小店,只是盒马旗下“F2、小站、菜市、mini”四小创新业态的一种。

但不足一年,盒马小站已经处在淘汰边缘,而盒马mini却超市场预期,逆势上扬。

01 mini的硬核

3月19日,在阿里巴巴盒马事业群总裁侯毅媒体沟通会上,“盒马mini今年至少开到100家,小站全部升级为mini”的宣言,彻底给小站判了死刑。

实际上,早在2019年7月,侯毅个人头条号对外声称,盒马mini开业三个月坪效超过盒马大店,其物流配送成本更低、投资成本只有大店的10%,完全可以取代前置仓(盒马小站)。

“尽管小站被不断质疑,但其曾红极一时,盒马此前一度开出70多家小站。”

在盒马的统计分析中,盒马mini单位坪效为盒马小站的5倍。而小站线下体验不足,并依赖促销烧钱换取流量的模式,淘汰只是时间问题。

而,疫情加速了这一天的到来。

在侯毅心中,“盒马mini开得更广,放得更深,是生鲜电商的终极目标”。它具备小站没有的优点,“线上线下一体化,新零售概念,投入产出高”。

实际上,在侯毅喊出生鲜终极模式背后,是对疫情下生鲜零售进化的新思考。

趣识财经了解到,新冠疫情下,盒马生鲜零售逆势上涨,虽与线上需求密不可分,且与盒马“第一时间召回员工,坚持不停业、不停供、不涨价”的应急之举密不可分。

但此外,支撑盒马异军突起的,是生鲜新零售的两大硬核。

其一,完整的供应链体系。只有生鲜产品的提前签约,才能保障平价、持续的供给,这尤其考验盒马上游供应商稳定。

其二,线上线下一体化。这里面有两个内涵:第一个内涵是线上购买方式的普及,这取决于品牌消费场景深度走进用户。第二个内涵是线下运营与配送能力,高峰期一家门店动辄上万订单,配送成为平台最大的考验。

而在侯毅口中,保障盒马线上线下一体化有序进行的关键,是盒马智能化数字化系统。据悉,这一系统内涵庞杂,既有确保“商品、库存、价格以及营销信息”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技术逻辑;又有智能推荐,智慧配送的供应链解决能力。

趣识财经发现,盒马mini的脱颖而出,不仅取决于与小站的比对优势,更在于它满足生鲜零售进化的两大硬核。

数据显示,截至3月12日,盒马mini已经在上海开出了6家门店,未来将在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杭州加速批量复制。

02 生鲜的终极模式

除却被抛弃的盒马小站,在本次媒体沟通会上,侯毅抛出了更加“惊人”的言论:运营差的盒马鲜生门店也会关闭。

“但这不意味着盒马鲜生逐步不做,今年盒马的双百战略:即同时新开100家盒马鲜生店,100家盒马mini店。”侯毅随后补充。

在侯毅眼中,盒马鲜生为盒马mini提供了最优质的商品,没有盒马鲜生,mini的商品组织能力会大幅下降。再者,盒马鲜生兼具内仓与城市品牌的作用,具备mini无法比拟的优势。

趣识财经了解到,未来盒马先生与盒马mini形似中心城市与卫星城,两者既相互补充,又独立存在,形成良性竞争。

在盒马规划中,未来核心主城区,以盒马鲜生为主,看重的是其规模效应与影响力;但在周边郊区,将灵活布局盒马mini小店,实现1.5km到家服务。

而与永辉超市等传统超市旗下mini店相比,盒马mini的优势亦体现在线上化与更高的商业定位。数据显示,开业3个月以上的盒马mini店,线上订单占比都已超过50%;传统超市的mini店更似小超市,但盒马的mini更似缩小版的盒马鲜生店,发挥着线上线下购物中心的角色。

更高的定位,意味着更多的投入。

为保障线上到家需求的实现,盒马首创“共享员工”机制,从40家企业召集5000名员工,既解决平台运力不足,又缓解就业压力。

信息显示,目前盒马鲜生缺口超5万人。为此,盒马开启了万人招工计划,但似乎远水难解近渴。

在侯毅构想中,未来共享员工机制或可走出企业层面,创立社会化共享员工体系。

但无论是盒马双百扩张计划,还是mini下沉战役,人才缺口或将是盒马的不小挑战。

直击新消费(Q&A)

Q1 疫情下,盒马遭遇的挑战?

侯毅:疫情期间,我们最大的挑战,第一个是供应链的稳定性。原来盒马蔬菜水果都是我们自己加工包装的,正常情况下都没有问题。疫情发生以,我们的产能远远跟不上需求。原来的方法比较简陋,此后,我们在想是不是大规模上自动化设备。疫情期间,我们加工能力受到挑战,订单上来根本受不了,所以今年会把供应链能力放在第一位,把全国加工中心的能力进一步提升,提升核心能力。

第二个挑战是人力资源上的缺乏。虽然共享员工来了几千人,但我们缺口是5万人,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未来,我们想能不能建成一个社会化的共享员工体系,能够在一个非常时期,通过社会市场组织方式,快速的把社会闲置人员组织起来到盒马上岗,企业共享员工,效率比较低。所以,未来的共享员工这样一种平台的模式的创建,有没有可能性,这对我来讲的一个挑战。

第三个挑战是对食品安全的挑战。疫情期间,我们店中顾客数量,有可能是中国零售业中最多的。虽然我们也做了1米线,戴口罩,做了清洁每天消杀。明显感觉到,老百姓对经营场所的健康卫生特别关注,疫情以后,我们会进一步加强食品安全健康的经营环境。

Q2 疫情之后,线上买菜是回落还是提升?如何看待这种趋势?

侯毅:线上买菜提升,我认为这是必然趋势,因为消费者在逐步养成买菜而后在家做饭的习惯。但线上买菜习惯的养成,有几个核心指标会回落到常态,第一个线上买菜的客单价回回落,我们认为一个消费者买一顿饭大概是50-60元。第二个毛利结构会回落,除非你具备特别强的供应链优势。第三个是损耗率,也会恢复常态的。第四个是配送成本,从趋势来讲是会涨而不是跌。因为线上大量种草,你的配送工可能更加紧缺,配送成本大幅上升。

这几个因素决定了前置仓的退出,因为这几个模式决定了前置仓生意再好也会亏钱,所以我们认为前置仓模式是没有未来的,我们毫不犹豫的退出来,转作做盒马mini。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