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孵化
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全媒体

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说实话,有关李国庆抢公章的事件颇有几分江湖的色彩。这是我看到这一则消息最为直接的感受。这其实比较符合当当本身的气质,作为一家以图书为主要品类的电商平台,江湖一词被得到了最为完美的诠释。因为金庸笔下的江湖只有在书里存在,而当当正是将图书进行完美诠释的一家公司。因此,江湖在当当里,当当里自有江湖。

尽管围绕着公章,李国庆和俞渝两方展开了舆论的拉锯战,但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就像是一对夫妻吵架闹离婚,到头来真正受伤的或许正是他们的孩子,而李国庆和俞渝的孩子正是“当当”。李国庆和俞渝的你来我往的论战,其实就是在争夺这个孩子,在这种反复争夺的背后,正是二人对当当的情至深爱之切。

可能在李国庆和俞渝看来,他们有关当当进行的口枪舌战都是出于对这个“孩子”的爱,但是,他们恰恰忘记了当爱超越了界限就会变成一种伤害,而当当正在经历的正是伤害本身。相对于外界,我更加愿意把李国庆抢公章看成是他的一种执念。这种执念源于他对于当当本身无休止的爱。因为只有一个人非常热爱一样东西的时候,他才会想着把它据为己有。

在当当的问题上,我们看到李国庆一如既往地强势。从摔杯子到抢公章,都是如此。但是,这种强势本身,更像是内心弱势的一种表现。因为只有内心或者本质上弱势的人,才会表现得张牙舞爪,不近人情。从2019年开始,李国庆似乎就开始距离当当越来越远,从不再担任当当公司法人,到卸任当当科文监事,再到独立创业,这些都是他距离当当越来越远的表现。

对于李国庆来讲,当当其实已经变成了一个放不下的执念。而这种执念本身正是源于他对于当当的无限热爱。可能每一个人表达爱的方式不同,李国庆对于当当的爱本身就在于他想要继续和当当一起前行,而不是净身出户。所以,从表面上看,李国庆在抢公章,似乎是想要把当当搞得四分五裂,其实,从本质上来看,李国庆更加愿意的是想要和当当一起并肩前行。

相反,俞渝的表现并不如李国庆那样激烈,反而看上去很平静。其实,这种平静的背后是她对于当当极具掌控力的一种表现,因为只有真正把当当握在手心里才会如此淡定。当然,这或许与俞渝的行事风格有一定的关系,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都可以看出俞渝在整个事件国庆当中表现出来的稳扎稳打。

同李国庆不同,这恰恰表现出来的是俞渝的强势,同样是当当究竟归属于谁的具体体现。或许,说这个话,连李国庆自己都不愿意承认。公章都在我手中,你还说公司不属于我,这成何体统。但是,事实就是如此。所谓的公章或许仅仅只是一个名头,这个名头非但无法给自己带来益处,反而还是一种伤害。

这让我想起了三国时期,抢传国玉玺,还是抢刘献帝的故事。很多的诸侯都在抢夺传国玉玺,他们认为只要是抢到了传国玉玺,就可以受命于天,是真命天子。但是,只有曹操再去拼了命地去抢刘献帝。因为所谓的传国玉玺仅仅只是一个口头支票而已,除了名义上的好处之外,任何其他的好处都没有,甚至还会对引起其他诸侯的仇视,引来杀身之祸。最后,袁术就是因为传国玉玺落了个身败名裂;而刘献帝这个天子就不一样了,他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而且可以对其他的诸侯发号施令,所以,抢天子其实更是一笔好买卖。最后,曹操才得以挟天子以令诸侯。

在当当的问题上,公章就是传国玉玺,而当当则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真命天子。李国庆去抢夺传国玉玺,其实就是在争夺一种虚无缥缈的名分,非但无法获得自己真正想要的,反而还会把自己越推越远。在这一点上,李国庆虽然读了很多书,相信也读过《三国》,但是,却没有深刻领会《三国》本身,最后,还用了一种相当江湖的方式,抢回了相当江湖的公章。这多少是让人有些唏嘘的。

这其实正是源于李国庆对于当当深深的执念,正如外界对于受命于天的执念一样。相对于真实的控制权,李国庆更加愿意生活在自身勾画的理想国里,在这个理想国里,他才是当当的国王,因为他的手中有象征着传国玉玺的公章。这其实将会引来外界,甚至股东们对于李国庆的集体妥协。虽然在李国庆看来,那些股东仅仅只是小股东,但是,即使是这些小股东,他们真正想要看到的也不是有关当当争夺权的闹剧继续下去,而是希望当当可以尽快步入正轨。

因此,当李国庆决定抢回当当公章的那一刻开始,或许他在当当争夺权的问题上已经输了。虽然可能在他看来,他是一个胜利者,但是,这种胜利仅仅只是他自己的执念所在,而不是事实本身。我们可以预计的是,通过这次抢公章的事件之后,李国庆再一次把当当推向了远方。

作为李国庆与俞渝共同的“孩子”,在这个过程当中受到伤害的其实是当当本身。可能有人会说,此次事件会被当当在品牌上有一定的提升。这其实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说法。李国庆与俞渝就像是当当的父亲和母亲,当父亲和母亲吵架闹离婚传得沸沸扬扬,人们仅仅只是指着这个叫当当的孩子说,看,这个孩子的爸妈在闹离婚。你说,这对于当当来讲,是好还是坏?

李国庆抢公章就像是在抢当当这个孩子的户口本,除了占据心理上的优势之外,并没有太多其他任何实质性的意义。这只会把当当这个孩子推向俞渝,这只会让李国庆越来越快地失去当当。但,这是一种执念,这种执念的背后源于李国庆对当当深深的爱。只不过,这种表达的爱的方式,有些欠妥当罢了。

作者:孟永辉,资深撰稿人,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行业研究专家。长期专注行业研究,累计发表财经科技文章超400万字。支持保留作者来源的分享,转载请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