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孵化
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全媒体

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在这出戏里,哪有多少天真无辜可言。前一秒喊着老周牛逼、老何真好,后一秒骂着大骗子、大奸商,往往是同一批人。在这条即将沉没的P2P之船上,唯一的共识是尽快上岸,而不是你死我活。

大限越来越近。

从坊间消息来看,多地监管部门要求6月底前全面清退。

这与央行此前的口径是一致的。2019年10月,央行相关负责人曾表示,力争在2020年上半年基本完成网贷领域存量风险化解。

据监管部门最新公布,截至2020年3月31日,全国实际在运营网贷机构139家,比2019年初下降86%;整治工作开展以来,累计近5000家机构退出。

游戏结束了,没有如果,也没有万一。我在2018年夏天就看透了:

整改不是监管“走帮服”,更不是送温暖,而是一场持续加码的围猎战。整改的真实目的越来越明朗,那就是残酷的去产能:等P2P快死绝了,整改就结束了。

在这篇题为《P2P必须死:无限整改,十面埋伏》的文章末尾,我放了一段视频,网剧《东方华尔街》的片段,就一小段台词:

我真心奉劝各位,安心立命,及早离场。

当时是说给P2P平台老板们听的,如今,还应该送给出借人。

不管是平台还是出借人,皆被困在这条即将沉没的P2P之船上,当务之急是尽快靠岸,而不是你死我活。

一起面对现实,给彼此留点余地,推动这出历史悲剧早日完结吧。

1

剧终将至,那些曾经稳当的平台,也到了退场的时刻。

今年以来,投哪网、积木盒子、微贷网和随手记等相继宣布了良性退出。

只不过,在连续多年的整治、压降之后,这些平台早已奄奄一息。要不是靠着备案的念想,它们很难撑到今天。

而外部环境又丝毫不乐观,如此内外交困,它们想要全身而退,又谈何容易。

对此,监管很清楚。在最近一次的互联网金融和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监管部门提到了当前化解网贷风险的一些重要挑战,其中包括:

停业机构处置任务仍然艰巨,全国已经停业的网贷机构存量风险仍处高位。“退而不清”“退而难清”问题突出,风险化解可能需要较长时间。

由于疫情防控还有一些不确定性,所以网贷机构经营、催收、转型等工作受到一定影响。

在良退这件事上,监管部门或许比P2P平台更加着急。

中央已经定调:争取2020年基本完成互联网金融和网贷风险专项整治的主要目标任务。

2

出借人同样急。

那是他们的钱,钱不能及时拿回来,肯定比谁都着急。

很大程度上,出借人是决定剧情走向的关键。他们需要联合起来,制造一定压力,迫使平台给出相对合理的方案,但又不能做得太过,万一酿成维稳风险,情况会更糟糕。

过去几年里,那些被立案的平台,往往鱼死网破,兑付进展缓慢,出借人想要拿回自己的钱依然遥遥无期。

立案抓人适用于那些恶意诈骗的平台,它们基本都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了,能够撑到现在的平台,很难属于此种。

归根到底,监管部门也好,经侦部门也好,你无法指望靠他们去做催收,最终能帮你把钱要回来的,主要还是靠平台。

为什么这两年出现了越来越多立案不抓人的情形?监管想明白了,在资产真实的前提下,抓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倒让有关部门变成了背锅侠。

不要低估政府的铁腕。在穿透式监管之下,谁是平台实际控制人,谁就要负责到底。不把风险平稳化解,谁也跑不掉。

互金整治已经6年了,我们见过了太多腥风血雨,监管部门的决心和力度有目共睹。

对出借人来说,必须相信政府,也只能相信政府。

3

P2P平台所面对的,一边是内外交困,一边是监管高压。

其结果是,尚有资格宣布良性退出的大中型平台,其给出的兑付方案,谈不上有多理想,但是实事求是,不算太糟。

积木盒子与随手记的初步方案是,先兑付净本金后兑付剩余本金,积木盒子预计两年内完成回款,随手记暂未明确。

投哪网稍好一些,其兑付范围为100%确权金额+良退基准日(2020年1月14日)以前的收益,将在30个月完成100%确权金额兑付。

微贷网比较曲折,前后推出了两套方案,均坚持了保本金(而非净本金)这一底线。

先是在2月18日,微贷网对自动投标工具进行散标还原,保本金兑付,期限36个月。

据微贷网最新公布,从2月18日-4月26日期间,该平台累计兑付金额超过17亿元,总体回款比例已经接近20%。

近日微贷网又推出新方案:引入地方持牌AMC,微贷网兜底,保本金且按照定期存款利率支付利息,期限18个月。

相形之下,新方案显然更优,但对平台来说成本更高、压力更大,这大概率是监管指导的结果。

4

回望近年来数不尽的P2P血泪史,这些平台所给出的交代,或许是当下所能做的极限了。

这么说容易招骂,但大抵是事实。

事实就是,出借人能够保住本金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旷日持久的整治折腾,平台难有余粮,股东方纷纷逃离,而外部形势严峻,坏账越来越多,催收越来越难。

站在出借人的角度,既要接受一定的资金损失,还要承担兑付进度的不确定性,很难没有情绪。但情绪解决不了问题。

有些人恨不得将平台老板五花大绑送进大牢,这有意义吗?如果抓人可以快速化解风险,P2P高管们早就全进去了。

还有些人恨不得平台老板砸锅卖铁乃至卖血卖肾,也要把自己的本息一分不少拿回来,何必呢。

一个正常的博弈是,给对方留点余地,而不是置人于死地,争取最大利益,但不是全部利益——你什么都想要,别人还有活路吗?

P2P终究是一出悲剧。什么都想要,什么都要拿,真当这是喜剧吗?

最后,再说几句不讨喜的话:

在这出戏里,哪有多少天真无辜可言。前一秒喊着老周牛逼、老何真好,后一秒骂着大骗子、大奸商,往往是同一批人。

愿这一切早日结束。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