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孵化
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全媒体

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疫情黑天鹅突袭,信用卡业务安否?

在刚刚结束的一季报披露大潮中,仅有极个别银行披露了信用卡贷款不良率情况。

主动公开拿出来说的,也就是招行和平安。两家银行的信用卡不良率均有所反弹,招行信用卡逾期率更是大幅攀升。

尽管疫情影响初步显现,但冲击波的高峰尚未到来。

从多家银行对外释放的信号来看,在疫情走势乐观的情况下,信用卡资产质量最快要到三季度才有可能趋稳。

这是中国信用卡市场步入黄金时代之后,所面临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大考。

相比成熟市场,中国信用卡普及率依然偏低,持卡人整体信用资质亦偏高,因此我们或许不用过度担忧。

然而,在过去数年的信用卡高增长之后,快速积累的信用风险并未被充分释放,对于那些风控不够审慎、根基不够扎实的银行来说,这次大考难言轻松。

1、高增长过后,资产质量风险凸显

发卡量是考察信用卡市场走向的重要指标。

过去十年里,中国信用卡市场发卡量在2010-2014年间保持快速增长,一直到2015年罕见地出现负增长。

从2016年起,信用卡市场重启增长,之后迎来了一波高增长。2017-2019三年间,市场累计发卡量从4.65亿张飙升到7.46亿张,其中仅2017年就新增发卡1.23亿张,平均每月新增超过1000万张卡片。

市场的快速拓展,必然伴随着客群的下沉,以及信用风险的上升。由于一人多卡现象的普遍存在,以及各类消费信贷产品的井喷,共债风险越来越突出。

当发卡量与透支余额猛增的时候,分母快速变大,使得不良率的恶化容易被掩盖住。一旦增长势头放缓,资产质量问题随之暴露。

在2019年,一方面全行业新增发卡进一步降速,另一方面是交行、广发和浦发等多家银行主动或被动地压降透支余额,使得不良率较往年显著上升。

从财报来看,在新金融琅琊榜统计的主要商业银行当中,共有12家银行披露了信用卡不良数据。

其中,10家银行的信用卡不良率都出现了上升,仅有农行和中行稍有下降。

截至去年末,信用卡不良率最高的几家银行是民生、交行、浦发和中行,分别为2.48%、2.38%、2.30%、2.22%。

从增幅来看,不良率上升最快的是交行、浦发,分别较2018年末增加了0.86个百分点、0.49个百分点。

新增发卡放缓、信用风险上升,这也体现了信用卡市场从增量时代到存量时代的转变。

2、疫情黑天鹅,加速风险暴露

今年以来,新冠疫情来袭,国内从1月下旬普遍进入封城、隔离的状态,一直到3月底才逐渐缓和。

在此期间,正常的经济秩序被打破,居民收入受到影响;同时商业银行的零售业务几乎都停止了扩张步伐,催收环节亦遭受重创,这一切均导致了信用风险加速暴露。

信用卡业务首当其冲。透过部分银行在一季报和业绩发布会上所披露的信息,形势不容乐观。

招行在一季报中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对零售信贷资产质量影响较大。受共债风险和疫情叠加影响,信用卡早期风险上升,其他零售贷款风险也出现阶段性增加。一季度招行信用卡新生成不良贷款66.29亿元,同比增加26.91亿元。

过去多年来,招行信用卡的资产质量一直很不错。但,覆巢之下无完卵。

截至今年3月末,招行信用卡贷款不良率1.89%,较上年末升0.54个百分点;信用卡贷款逾期率4.13%,较上年末升1.40个百分点。

交行的情况类似。在交行一季报业绩发布会上,副行长郭莽称,信用卡业务受疫情影响较大, 一季度该行信用卡不良额52亿元;由于交行信用卡业务占比高于其他大行,所以对交行整体资产质量冲击相对比较大。

需要指出的是,为了压住坏账,交行信用卡在2019年收缩明显,是罕有的信用卡贷款余额、交易额双双负增长的银行。尽管如此,疫情对交行的冲击依然显著。

除了招行,另一家在一季报里披露信用卡不良率的银行是平安银行。

平安银行财报显示,“受疫情导致的大面积停工停产影响,居民收入下降、消费需求收缩,本行信用卡不良率一季度出现上升,不良率为 2.32%,保持行业较低水平。”

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相比同业,这两家披露了不良率数据的银行,所受到的冲击很可能偏小一些。这也是为什么,平安银行财报会强调“保持行业较低水平”。

3、山雨欲来,信用冲击难言结束

尽管国内抗疫取得了初步成功,但是疫情冲击波远未结束,全球经济遭受的重创并不亚于一次金融海啸。

这意味着,疫情的影响在一季度只是刚刚开始。一旦宏观经济与就业状况持续下行,银行业所面临的坏账风险将更加严峻。

在接下来几个季度里,疫情对信用卡资产质量的冲击,不仅不会减弱,还有可能加强。

招行财报提到,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取得成效,在国家各项支持企业纾困和复工复产政策下,零售催收产能逐步恢复,3月入催金额比2月明显下降,逾期贷款的回收情况已呈现回升态势,但尚未完全恢复至疫情前水平。

不过,由于一季度入催且未能回收的贷款二季度起逐步进入不良,预计二季度起,零售将面临更大的不良生成压力。招行同时指出,“鉴于疫情对居民收入、就业等方面的影响,与共债风险交叉叠加,预计零售贷款风险可能也会持续较长时间。”

交行零售业务总监徐瀚也在业绩发布会上发出了预警:按正常情况下,二季度逾期增长可能还会再大一些。

徐瀚并称,“如果疫情得到有利控制,社会经济生活能够实现正常的话,预计到三季度,整个资产质量这一浪就过去了。如果疫情控制不了,或者出现更大的封锁,持卡人的收入会有一些变动、不可控因素。”

平安银行方面,从3月中下旬开始,平安信用卡的入催、还款、展期等数据均已出现明显优化。

尽管如此,平安信用卡的判断是,短期来看,二季度不良可能还会上升,如果疫情不出现反复,三季度会有好转。随着宏观经济景气度提升,预计零售资产的风险将逐步回归正常水平。

事实上,招行、平安属于信用卡业务发展相对成熟的银行,而交行信用卡则提前进行了业务收缩,它们在疫情面前依然备受冲击。

那么,对于其他银行,我们更难找到乐观的理由。

毕竟,信用卡市场刚刚经历了一波高增长。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