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孵化
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全媒体

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比特大陆正面临着关键的时间节点,一边是友商的激烈追击,一边是比特币产量减半对矿机市场带来重大影响,此刻的它需要一个可以带领整个公司和全体员工齐心协力、攻克难关的领袖,但近期的「闹剧」令比特大陆陷入了颇为尴尬的境地。

2019年3月,吴忌寒辞去CEO退出管理层,由王海超继任公司CEO,詹克团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

2019年10月,北京比特大陆法定代表人由詹克团变更为吴忌寒,吴忌寒重任CEO;

2019年11月,詹克团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质疑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的工商变更登记;

同月,也就是在法院受理詹克团提起的行政诉讼后,詹克团向海淀区司法局发起第一次行政复议,请求撤销北京比特变更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的行为;

2020年1月,北京比特大陆法定代表人由吴忌寒变更为刘路遥;

2020年2月,詹克团第二次向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提起行政复议,申请撤销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变更,并恢复其为法定代表人;

2020年4月,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作出撤销 1 月 2 日作出的准予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的复议决定;

目前,詹克团为法定代表人身份被恢复(企查查上已于5月8日做了变更,目前法定代表人为詹克团);

上述事件是比特大陆内部「政变」的关键节点,2月之前的斗争似乎还属于公司内部事务,而2月之后的一切动作都在詹克团向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提起行政复议后悄悄起了变化。

01 在投资方与员工拥护下归来的吴忌寒

在谈论本次事件之前,有必要回顾这比特大陆长期以来的纠纷根源。

由于在股权架构方面的历史遗留问题以及对公司发展方向的不同意见,以吴忌寒、詹克团为代表的比特大陆高层的争执由来已有,詹克团一度赢得路线之争并走向台前,试图将AI芯片打造为比特大陆的主要研发方向,但市场反响冷淡。

据腾讯深网报道,詹克团过去亲自操作的一、二代芯片的出货总量仅为几百片,有些卖出去还会被客户退回来,直至到他被「政变」这项业务都还是没有起色,不仅如此,还造成较大亏损,这让投资人感到失望,权衡之下他们选择让吴忌寒归来掌舵。

一直以来,吴忌寒于外是比特大陆代言人,于内则是不少员工心中的精神领袖,据凤凰网财经报道,当时比特大陆员工张栋用「众望所归」一词形容吴忌寒的回归。

不过,吴忌寒被投资方和员工站队一事很快便被有心人士拿来做文章,甚至有媒体称有关比特大陆股权一事,吴忌寒对抗詹克团的最大依仗为员工期权池,因为根据詹克团与吴忌寒的早期约定,詹克团将原定10%的股权改为20%划入期权池用于员工奖励,员工期权权重变大,分割掉了詹克团的话语权。

但据一位前员工爆料,事实却并非如此,该知情人透露,詹克团主动出让股权设立期权池,最早约定给予早期技术骨干的股份为其个人股份的50%,后来不知何种原因却并未把这部分期权兑现,此事在比特大陆内部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这位前员工还回忆称,2019年詹克团在担任比特大陆执行董事及法定代表人期间不顾公司其他管理层的一再劝阻,独断专行,盲目扩张,在公司经营及管理思路上出现重大失误,导致比特大陆在2019年出现经营困难。

幸而这种险境在吴忌寒回归后得到了明显改善。在迅速完成公司内部整顿、稳住云算力和矿机市场份额、推进矿场的开业以及AI层面的落地与应用等一系列操作后,比特大陆2020年头四个月的营收得到超3亿美金的快速增长,发展向好,且AI业务实现了快速增长。

不仅堵住造谣者的嘴,还变相地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加固了自己投资方及员工心中的重要地位。然而这些成绩却丝毫不能影响詹克团向吴忌寒发起反攻。

02 詹克团的反攻有些令人「费解」

早在2019年10月北京比特大陆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吴忌寒后,这场反攻战便已打响。

11月,詹克团第一次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质疑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的工商变更登记。在法院受理詹克团提起的行政诉讼后,詹克团又在同月向海淀区司法局发起第一次行政复议,请求撤销北京比特变更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的行为。

不过,专职于行政复议的律师则向链捕手指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六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人民法院已经依法受理的,不得申请行政复议。」,詹克团的行政复议申请并不符合受理条件,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受理第一次行政复议存在重大程序违法。

然而,在第一次行政复议尚未完结之时,准确的讲是2020年1月2日,北京比特又将法人吴忌寒变更为公司首席财务官刘路遥,故而詹克团于2月12日第二次向司法局提起行政复议。

但就第二次行政复议,北京比特认为法定代表人是由吴忌寒变更为刘路遥,刘路遥与詹克团根本没有利害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詹克团并不具有申请第二次行政复议的主体资格。所以,北京比特认为詹克团提起诉讼属干扰比特大陆正常经营的恶意行为并对此表示了强烈的谴责。

事实上,法律界常规认为行政复议属于「民告官」,胜诉率极低,但詹克团竟然在短期内连赢两次,可谓罕见,多少有些令人费解。对此也有媒体报道称由于无法得知的内情,吴忌寒方面认为詹克团用了「非法」、即行政或关系的力量去进行操作。显然,这样的结果似乎让「内斗」变了味道。

如今,关于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的两次裁定。比特大陆官方的回应是深表遗憾与不解,并指出了自身在两次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中是在北京市市场监管局统一的「登记系统」中进行预申请且根据该系统所生成的相关文件和模板制备纸质版申请材料,始终严格遵守市场监管部门的规定,材料齐全、符合法定形式的事实。

不过,据相关法律人士分析,目前行政复议已经没有太大意义,关键是在香港和开曼公司。北京比特的唯一股东是香港比特,香港比特的执行董事和授权代表人均为吴忌寒一人,而香港比特的股东是开曼公司,也就是说,北京比特只受唯一股东香港公司的制约。而詹克团在开曼公司早已不再享有10倍投票权,仅间接持有开曼公司约36%的股份,并且詹也已被罢免出开曼公司董事会。因此,即使詹克团被错误登记为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香港比特也能依法将其再次罢免。

其实,在公共视野内,比特大陆的政变大戏大约是在2019年10月拉开帷幕,舆论在吴忌寒夺权归来重任CEO到詹克团发起反攻的这段时间里也一直没有间断过,而这看似口水化的「剧情」则在双方争夺营业执照的事件中被推向高潮。舆论也一度从吴忌寒指派刘路遥与「六十大汉」生抢营业执照反转至「六十大汉」中大部分为詹克团所带领的狗血戏码。

对于此反转已有媒体做过分析,不少观点认为是詹克团自导自演的结果。其实如果我们从两人过往的发声入手就不难发现,归来之后的吴忌寒态度自始至终地保持硬气坚定,詹克团虽然毫不示弱,但言论输出则走起煽情路线。

从早前「政变」时表示自己被最信任的兄弟插刀,到反对吴忌寒的回归之后的裁员,再到近日持续对媒体释放「抢夺营业执照」、「六十大汉」、「刘路遥遭逮捕」等信息博取舆论关注,种种行为似乎都在暴露他有意营造弱势形象,试图在速度与流量上占尽先机的些许动机。

其实,相较于这些戏码,外界更关注的是比特大陆的未来,这个未来需要有经营管理能力且能够在关键时刻做出正确决策的领导者。

比特大陆正面临着关键的时间节点,一边是友商的激烈追击,一边是比特币产量减半对矿机市场带来重大影响,此刻的它需要一个可以带领整个公司和全体员工齐心协力、攻克难关的领袖。不管是对外还是对内,吴忌寒都似乎是这个角色的不二人选,因为他具备了投资人、员工以及不少从业者眼中的硬实力以及战士般的脾气秉性。(文/胡韬)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