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孵化
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全媒体

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5月12日凌晨,比特币迎来了第三次减半。前两次减产带来的币价上涨效应让圈内人士对此次减半尤为期待,早在年初就开启了“预热”模式。回首这四年,除了币价的起起伏伏,有关比特币挖矿及外界赋予的定义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比特币依旧是比特币,它依旧是加密资产世界中的王者。

不变:比特币依然是王者

1、自身属性不变:总量依旧,减半继续

2009年比特币诞生时,打包矿工每10分钟能获得50个比特币区块奖励;当总量达到1050万时(2100万的50%),区块奖励减半为25个。当总量达到1575万时(新产出525万,即1050的50%),区块奖励再减半为12.5个。在比特币的设计体系中,4年内只有不超过1050万个,之后的总数量将被永久限制在约2100万个。

算上5月12日,比特币已经进行了三次减半:

2009年01月03日         诞生创世区块         约10min/50个BTC

2012年11月28日         第一次减半         约10min/25个BTC

2016年07月10日         第二次减半         约10min/12.5个BTC

2020年5月12日         第三次减半         约10min/6.25个BTC

共识机制不变

获得区块奖励的规则被称为共识机制。比特币一直以来采取的共识机制都是PoW,即工作量证明,这种共识机制属于按劳分配,多劳多得,缺点则是浪费资源,比如挖矿需要的电。随着数字货币的不断演进,出现了节能的PoS(股权证明),PoS按照持币数量比例以及时间来进行发放利息,跟把钱存银行是类似的,公链鼻祖以太坊就在逐步将PoW转化为PoS。尽管PoS的呼声越来越高,但比特币的共识机制却从未动摇过。

2、“中本聪”真身之谜仍未解开

中本聪作为比特币的发明者,被人们称为“比特币之父”。但自从2010年开始他逐渐淡出,项目也移交给比特币社区的其他成员。

尽管人们对他的身份进行过诸多猜测,并且也有人跳出来表示自己就是中本聪,但这些自称“中本聪”的依据都站不住脚。其中,BSV领袖Craig S. Wright一直称自己便是中本聪,在2019 T-EDGE 新金融峰会暨 CHAINSIGHTS金融科技与区块链中国峰会上,CSW更是在签名版上留下了“Satoshi Nakamoto aka(also known as)Craig S.Wright.(中本聪又名Craig)”一话。

直到今天,“中本聪”的身份仍是一个谜,但是疑似他名下的比特币账户却至今没有动过,仍然是比特币全球最大持币账户。

3、“数字黄金”地位稳固

比特币因其稀缺性与其通胀率与黄金相似,被美名为“数字黄金”。比特币在2017年12月一度逼近2万美元,虽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并未恢复鼎盛时期的价格,但持币者对于“数字黄金”的信仰一直存在。

比特币作为加密货币市场本位币的主体地位一直稳固。

在2019年整个加密货币市场中,比特币的主导地位愈发凸显。整体市值占比在51~68%之间浮动,并与其他主流币种实现差异化上涨。

据币安研究院报告,2019年的二季度,比特币和大市值加密货币之间的平均相关性大幅下降,这可能显示了加密货币市场投资者在牛市初期特有的“质量偏好(Flight-to-quality)行为。

2019年9月份,在加密货币市场整体下行的行情下,比特币市值与总市值的比例反而提高到年度最高值69.90%,随后一直维续在65%左右浮动。

4、依旧是热门“投资品”

据BeInCrypto报道,过去四年,比特币的月平均交易量呈指数级增长。在上次减半期间,比特币的交易价格仅为500美元左右。

Cryptowatch分析指出,2016年的BTC现货交易量峰值是在6月,当时的月交易量达到了15亿美元。相比之下,今年4月的交易量接近300亿美元。由此可见,自2016年以来,2020年的现货交易量平均增长了50倍。

刚过去的3·12极端行情事件让投资者们仍然心有余悸,但投机行为带来的巨大利益依旧诱人。

根据链得得App统计,第一次减半后,比特币涨了1.2年,涨幅近100倍。第二次减半后,比特币涨了1.5年,涨幅近30倍。对于投资者来说,这种涨幅及上涨时间对于投资者来说异常吸引人。但由于数字货币交易市场无明确监管,24小时行情不停的波动,一旦出现极端行情爆仓也会让投资者“一夜回到解放前”。

变:围绕比特币的产业与外界赋予的价值

1、比特币财产属性获肯定

加密货币投资及交易的纠纷一直存在,但对于比特币的性质判定,此前一直并未明确。

2019年7月18日,首例比特币财产侵权纠纷案在杭州互联网法院开庭宣判。经过本次庭审,法院确认了比特币“虚拟财产”属性。杭州互联网法院认为,比特币具有财产作为权利客体需具备的价值性、稀缺性、可支配性,应认定其虚拟财产地位。

2020年5月9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发布《2019年度上海金融检察白皮书》,白皮书中再次提到比特币的属性问题。检察官表示,“虚拟货币”作为一种特殊的虚拟商品,虽具有财产属性,但不具备货币的法律地位,投资者在投资时要提高警惕,不要轻信融资主体的宣传。

2、传统金融机构认可度上升

2017年9月4日,加密货币及ICO(首次代币发行)在中国正式定性为非法集资,并明确禁止任何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国内命令禁止从事加密货币活动,但国外却发展迅猛。

2017年12月,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正式发行比特币期货合约,而在此一周之前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已经抢先推出了比特币期货。在比特币期货上市的当周里,比特币价格也站上历史最高点2万美金。

尽管比特币ETF仍然悬而未决,但全球首例比特币结算期货花落纽交所母公司洲际交易所(ICE)旗下数字资产平台Bakkt,并于美东时间2019年9月16日问世纽交所。

ICE此前介绍,Bakkt的每份期货合约含一个BTC,最小价格波动为每个BTC2.5美元,交易者将以每个BTC0.01美元执行合约,月度合约的上市周期最长12个月,单日合约有70个连续的合格合约日。两类合约都将在Bakkt的数字资产仓库Bakkt Warehouse交割和最终结算。

3、比特币分叉,后浪依旧不敌前浪

比特币兴起后,加密货币便如雨后春笋般涌出,由于技术路线的分歧,第二次减半后比特币的分叉币迎来后浪潮。

BCH(比特币现金)

BCH于2017年8月1日,比特币高度478559时分叉,开创了比特币分叉的先河。

2017年12月21日,BCH价格飙升一度达到3700美元的历史最高点。2018年11月16日,BCH硬分叉为BCHABC与BCHSV,目前市值430亿美元排名第五。

BTG(比特币黄金)

BTG于比特币高度491407分叉,但在2017年10月25分叉后由于BTG网络还没有完成开发,所以直到北京时间2017年11月13日凌晨BTG网络才正式上线。

BCD(比特币钻石)

BCD(Bitcoin Diamond),BCD首次公布是在SegWit2x硬分叉宣告失败之后,于比特币区块高度495866分叉。比特币钻石的总发行量为2.1亿个,为比特币的10倍。

SBTC(超级比特币)

SBTC,开发团队Super Bitcoin,团队的主导人为“中国比特币首富”李笑来。按照Super Bitcoin团队的说法,SBTC于2017年12月17日进行硬分叉试验。SBTC的区块容量大小为8MB,总发行量为2121万个,多出来的21万个为分叉预挖币。

4、投资形式中机构投资者开始发力

第二次减半后,比特币价格再次上涨且涨势凶猛,以比特币为首的加密货币不仅被个人投资者们奉为座上宾,机构投资者也开始盯上这片红海。

2020 年 1 月 21 日,「灰度比特币信托」(Grayscale Bitcoin Trust)成功在美国 SEC(证券交易委员)注册登记,并成为首个向 SEC 报告的加密货币投资工具。

2019年,灰度收入达6.08亿美元,超过了前六年的总金额。根据灰度投资的数据,大约71%来自对冲基金等机构,高于2018年的66%。

最新的数据显示,灰度总资产管理规模达33亿美元,其中比特币价值达29.05亿美元。

数据来源:Grayscale

5、矿池位置逐步扩大

相较于2016年更多的矿工们单打独斗,如今矿池矿场变为最优选。且矿场位置的选择也在不断演进。

决定矿场选址的关键因素是廉价电⼒力成本,四川⽔电资源资源充沛、内蒙古煤炭资源⼴,火电价格较低、新疆风电为主,⽕火电为辅。⽽部分矿场选择北方的原因,寒冷的气候可以降低额外冷却成本。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矿⼯工主要位于少数⼏个省份,80%的中国矿⼯位于四川,其余位于云南,贵州,西藏,新疆,内蒙古西部和⿊龙江。

在中国以外,大型比特币矿场主要位于太平洋西北部(华盛顿州,俄勒冈州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魁北克省,纽约州北部,北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挪威和瑞典),冰岛和格鲁吉亚。

据Coinshares报告估计,目前中国挖矿规模占全球的65%,仅四川就占据了全球54%。其余35%来自华盛顿,纽约,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艾伯塔省,魁北克,纽芬兰和拉布拉多,冰岛,挪威,瑞典,俄罗斯西伯利亚联邦区,哈萨克斯坦,格鲁吉亚和伊朗等地区。整体而言,可再生能源在整个挖矿能源结构中占据73%。

6、BTC巨头矿池份额被瓜分

数据来源:BTC.com

比特币基于PoW共识机制,而随着全网算力的指数级提升,个体的算力所占的比例越来越低,挖矿成功率越来越低。此外,每天还有电费、网费、管理费的投入,个人矿工还要面临挖矿数月无出块的风险。为了追求更持续稳定的收益,矿池模式出现了。

2016年,蚂蚁矿池与鱼池矿池占据着矿池领域最大的份额。四年间,因币价的不断上涨导致有更多的投资者入场,挖矿行业也不断扩大,新矿池不断涌现。

从数据上可以看出,鱼池矿池份额较四年前相比依然占比较高,蚂蚁矿池份额如今位列第四。2017年成立的币印矿池发展迅猛,如今份额占据第二位,与比特大陆旗下老牌矿池(BTC.com、AntPool)相抗衡。

7、挖矿难度增加,矿机随之不断升级

数据来源:BTC.com

减半所带来的的最大直接影响便是矿工奖励减半,根据BTC.com的数据显示,2016年第二次减半后全网难度不断增加,目前已超过16T。虽然挖矿难度增加,但矿工们所使用的挖矿设备也在不断升级。

减半除却挖矿收益减半,对矿机价格同样有影响,但不同的矿机影响是不同的。高性能矿机(低能效比,高算力)价格受减半影响相对要小一些,但很多低性能矿机面临关机风险。其次,如果币价维持不变的话,矿机的价格也会因此大幅下降。

2018年比特币一路下跌最低报价3400美元,导致矿机价格也暴跌,一代机皇蚂蚁S9矿机的价格最低的时候仅有几百块,矿机纷纷被抛售。而此次减半时间上刚好与丰水期较为吻合,电价降低,发生大规模矿难的可能性不大。

2016年,早早入局的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就已成三足鼎立之势,2016年6月比特大陆推出高性价比矿机S9,被矿工们称为一代机皇。同年11月嘉楠耘智阿瓦隆矿机A7出货,12月亿邦国际推出矿机翼比特E9。此外,熊猫矿机于11月发布显卡矿机B1。

数据分析机构Coin Metrics的一项研究发现,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S9贡献了约23%的比特币网络算力。据官方统计,S9矿机使用率覆盖全球70%以上的地区。然而今年5月10日,官方发布公告称即日起停止对S9系列机型提供维修服务。

在链得得举办的“不得了”对话活动中,Rawpool副总裁黄猛曾表示,减半本来是一个可预期的变量,但今年受到疫情黑天鹅事件的影响,币价和全网算力都出现了大幅度的连锁反应,并且目前来判断,后势的走向并不是很乐观。

新一代矿机的功耗比提升幅度并不是很高,而且芯片的制成也没有什么本质上的改变,上一代矿机比如说S17、神码的M20、21系列,这些机器的替换需求并不是很高。

老矿机,比如蚂蚁S9,芯动T2T,这些矿机随着币价的暴跌,新机和旧机的价格差异过大,老矿机的替换能力是非常不足的,因此新一代矿机的主要需求是增量,而不是替换。今年矿机的产能一定会受到疫情的影响,尤其是最近国际疫情在大面积的蔓延,所以对新一代矿机的迭代并不是很乐观。总体来看,2020年矿机并不会频繁更新换代。

8、比特币支付能力再扩展

2010年5月的一天,佛罗里达州的程序员兼比特币早期矿工Laszlo Hanyecz用一万个比特币换来了两个披萨,达成了第一次使用比特币进行支付的成就。

虽被称为数字货币,比特币却一直活跃在二级交易市场。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与人们对比特币接受程度不断的提高,比特币用于支付的场景也越来越广泛。

2016年,德国国内能源巨头Enercity宣布接受比特币支付,居民可用比特币支付电力、燃气、供暖和饮用水账单。

2017年,日本有20多万家商户开始接收比特币作为一种合法的支付手段。

2018年7月,创新公司MoonZebra在马耳他推出第一个比特币ATM。用户只需要存入现金和公钥,加密货币就可以被发到钱包,它们也可以将加密货币换成现金。

2018年9月,伊朗一家旅游创业公司通过向该国游客提供支付其比特币旅行体验的机会来解决该国的经济制裁和随之而来的金融排斥问题。

2019年2月,阿根廷37个城市的用户将可以使用比特币支付公共交通费用。

2019年3月,电子元器件及解决方案分销巨头安富利(Avnet)宣布,开始接受用户以比特币(BTC)和比特币现金(BCH)购买产品及服务。

...

传统行业对比特币的接纳度不断提升,让比特币在支付领域的属性逐步清晰起来。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