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孵化
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全媒体

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5月26日,隆基机械(002363.SZ)公告称,与广发银行签订协议,以闲置募集资金2000万元进行结构性存款,该产品挂钩沪金2012合约看涨价差结构,预期年化收益率最高可达3.7%。

这还不是收益率最高的产品,购买这类产品的上市公司同样也并不只有隆基机械。这类产品为什么如此有“魅力”,背后有何玄机呢?

1. 近百家上市公司购买,收益率可达5%

利用闲置募集资金参与商业银行的结构性存款正成为越来越多上市公司进行理财的选择。据独角金融不完全统计,今年初以来已有近百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将购买银行结构性存款理财产品。

在隆基机械公告之前,上市公司三祥新材就公告称,斥资2000万元委托中国银行进行期限31天的理财,挂钩指标为美元兑瑞郎即期汇率,预期年化最高收益率达到4.7%。

与普通存款仅获得活期或定期理财收益不同,结构性存款是指商业银行吸收的嵌入金融衍生工具的存款,通过与利率、汇率、黄金、指数等的波动挂钩或与某实体的信用情况挂钩,使存款人在承担一定风险的基础上获得相应收益的业务产品,而投资人的高额收益正是来自于利率、汇率、黄金、指数等挂钩金融产品的波动。

事实上,结构性存款并非是一个陌生的理财产品。然而,在进入2020年之后,其增速异常迅速,规模再创新高。据央行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末,结构性存款余额已经达到12.14万亿元,1月至4月连续四个月呈现增长态势。

结构性存款的快速增长与其目前相对较高的收益率密切相关。中信证券研报观点显示,结构性存款的平均预期最高收益率今年也是持续上升,从年初的4%上升到目前的5%左右。

除了收益较高之外,结构性存款另外的优点是起点低和安全性高,门槛仅5万元,且可保本,不仅上市公司可以较大规模资金参与,普通个人投资者也可以利用闲置资金参与。

“市场对于保本理财的需求并没有消失,结构性存款逐渐取而代之。”北京一城商行资管负责人对独角金融(微信公号:uni-fin)表示。

安信证券报告也认为,疫情影响下投资、消费等经济活动受到限制,储蓄需求阶段性上升。随着资金利率大幅走低,大量货基收益率连续破2,理财产品收益率也有所回落,相比之下,结构性存款起存点不高(一般为5万元),同时存在较高的或有收益率(平均最高预期收益率5%),同时安全性高(保本),自然成为居民和企业闲散资金的较好投向。

如此一来,对上市公司来说,这也能实现高收益和安全性兼得。对于一些银行来说,这是吸收存款的利器。中信证券报告也指出,吸储能力具有天然弱势的中小银行青睐结构性存款。

2. 资金存套利机会,违规事件频发

不仅仅是文章开头提到的广发银行,一些国有大行、众多股份制银行、城商行等均有结构性理财产品。这类理财产品在2020年备受上市公司和商业银行青睐。

相比普通存款,结构性存款的产品设计比较有弹性。在监管约束的同时,商业银行可以灵活调节产品的具体结构,这是存款竞争的手段之一。”上述负责人还表示。

那么,具有闲置资金的上市公司又是如何通过购买银行结构性存款产品实现收益的呢?

独角金融(微信公号:uni-fin)发现,与结构性存款不断上行的高收益相比,今年以来央行通过降息降准释放流动性,在流动性充裕环境下,票据、贷款、债券等融资工具利率较年初明显下降。比如,安信证券的分析称,就3月份的情况而言,票据贴现利率、短融中票发行利率均出现大幅下行,考虑财政贴息后的再贷款利率不到1.5%,与结构性存款利率存在较大利差。

这其中就不可避免蕴含了资金套利的机会和条件。某大行理财经理就向独角金融(微信公号:uni-fin)透露:“随着债券、票据等融资工具与结构性存款间息差加大,套利者可以通过贷款、票据、债券等方式先进行融资,然后将所得资金投资银行高收益的结构性存款,以赚取利息差。

然而,根据银保监会2019年5月发布的《2019年银行机构“巩固治乱象成果促进合规建设”工作要点》,在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业务风险方面,“结构性存款不真实,通过设置‘假结构’变相高息揽储”是重点排查的对象之一。

对于商业银行而言,尽管有各类监管措施存在,但结构性存款在揽储方面的好处较多,商业银行似乎依然有动力冒着违规的风险逆势而行,违规事件也随之发生。

今年5月7日,中信银行舟山分行由于贷款资金转存本行结构性存款及定期存单,虚增存款业务,发放用途不真实贷款,贷款资金被挪用两项违法违规事实,被银保监会舟山监管分局处以罚款人民币80万元;8日,光大银行苏州分行因存在贷款转为结构性存款、贴现资金转存保证金后滚动申请银行承兑汇票的违法违规事实,被银保监会苏州监管分局作出罚款人民币五十万元的行政处罚。

3. 严防影子银行死灰复燃

这种情况当然逃不过监管层的关注。

银保监会近日就指出,高度重视影子银行风险,将有序化解影子银行作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的一项重点工作,通过采取完善法规制度、开展专项治理、加强现场检查等多种有效措施,不断强化监管要求。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经大力整治,三年来已累计压降影子银行16万亿元,其中大部分为结构复杂、存在较大监管套利和风险隐患的高风险业务,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风险持续收敛。截至一季度末,同业理财余额8460亿元,较历史峰值缩减87%;金融同业通道业务实收信托较历史峰值下降近5万亿元。

对于下一步的监管措施,银保监会指出,将加强现场检查,严纠违规行为。继续保持高压态势,严厉整治重点领域重点风险中的违法违规行为,持之以恒拆解高风险影子银行业务,防止其死灰复燃,坚决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加强监管协作,确保跨行业、跨市场影子银行业务“看得见、管得了、控得住”。

2019年10月,银保监会曾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业务的通知》,指出结构性存款在风险计量、产品设计、业务体量与风控能力以及宣传销售等方面存在不规范的问题,并明确了结构性存款的一年过渡期,过渡期后不得再发行不合规的结构性存款。

中信证券预计,今年以来结构性存款的规模屡创新高,尤其是中小银行的结构性存款发行明显提速,如前期监管要求不变的话,未来半年结构性存款的去化压力比较大。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为作者授权未央网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