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孵化
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全媒体

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采写/万天南

2019年4月,俞敏洪出版了一本自传《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那本书以极致的坦诚,在豆瓣收获了8.2的高分。

今天,俞敏洪未必崩溃,但俞敏洪创办的新东方崩盘了,在港股大跌四成之后,美股盘前跌幅一度逼近七成。

遭受重仓的不止新东方,在线教育股无一例外成为了难兄难弟,高途、好未来、51Talk、网易有道等等,集体大跌。

在线教育股的大崩盘,与政策靴子落地有关,针对教培行业监管的“双减”文件(中办发{2021}40号文件,以下简称40号文),已经在7月20日正式印发并下发到下级教育部门。

而在全面治理的政策主基调敲定的同时,北京、上海、沈阳、广州、成都、郑州、长治、威海、南通被列为了全国试点城市。

政策的严苛程度,也超过了一些行业人士此前的预判,一个半月前,一位在线教育资深人士还相对乐观,认为K12在线教育行业还存在结构性机会,“升学教辅、素质教育赛道或许会与学科教育协调并进,身体素质和艺术培训,都可能是之后的发展方向”。

文件落地之后,他告诉《财经故事荟》,“我现在都不知道这个行业该不该存在了”。

前疏后堵断流失血,校外培训前途未卜

“文件的初衷就是为家长减负,包括时间和金钱”,一位要求匿名的在线教育前高管告诉《财经故事荟》。

目前,40号文整体的政策主基调是,强化学校教育的主体地位,而对校外培训机构的口径则是“全面规范”,最终达成的目标是,“学生过重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家庭教育支出和家长相应精力负担1年内有效减轻,3年内成效显著。”

具体而言,校外培训机构受到的冲击四个方面。

第一,强化学校主体地位,延展教学服务内容,形成替代

学校保证课后服务时间,引导学生自愿参加课后活动,课后服务时间原则上不早于当地正常下班时间,学校还应考虑提供延时托管服务,初中学校工作日晚上开设自习班,在课后服务时间,老师要对学习有困难学生进行学习辅导和答疑等等。

“以前学生放学早,放学后和周末可能要去上培训课,现在这块学校都承担了”,一位小学生家长告诉《财经故事荟》。

于此同时,40号文明确要求,教育部门公开征集开发免费的线上教育资源,组织优秀教师在线答疑,加大学生宣传推广力度,引导学生利用免费教育资源。

“这就相当于以前教培机构做的生意,现在有一部分开始免费提供了”,上述家长认为。

其二,严格审批

各地不再审批新的面向K12阶段的学科类校培机构,现有机构一律改为非营利性质,强调公益属性;对已备案的线上机构重新拉网排查,重新办理审批手续,未过审批的,取消原有备案登记和ICP。

即便对非学科类校培机构,也要分类制定标准,严格审批。

其实,在40号文出台之前,已经有不少地方政府抢跑了。

5 月 17 日,山西省教育厅明确停止审批K12校培机构;7 月 14 日,河南省周口市西华县公告,要求收回全县所有校外培训机构证照,重新申请报批;湖南、江苏、四川等多省已明确调减本省内民办义务教育占比,民办初中、小学在校生人数占义务教育在校生总数的比例将调减至 5%以下。

第三,严格管控

“政策严格落实后,基本上很多在线教育机构的商业模式彻底不成立了”,一位教育机构投资人告诉《财经故事荟》。

校外培训不得占用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寒暑假组织学科培训,培训时间不得晚于21:00,“以后孩子放学晚,周末寒暑假也不让参加培训,大部分校外培训机构是活不下去了”,

不得高薪挖抢学校教师;严禁聘请在境外的外籍人士开展培训活动,上述投资人认为,Vipkid遭受的冲击最大,其主打纯北美外教,“以往的师资都在北美,现在已经严禁聘请在境外的外籍人士开展培训活动,只聘请境内的外籍老师,又不能抢挖学校教师,哪有那么大的规模?”

公示培训收费标准,并接受社会监督;坚决制止以虚构原价、虚假折扣、虚构宣传等进行不正当竞争,等等,“培训机构获客费用特别高,收费管控了,这个账还算不算得过来呢,很不好说。”

不得提供和传播“拍照搜题”等产品,则会对猿辅导旗下的小猿搜题,以及作业帮搜题釜底抽薪。

其四,掐断IPO融资渠道

40号文明确规定,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许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学科类校培机构等;外资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受托经营、加盟连锁、利用VIE结构等方式控股、参股学科类校培机构;已违规的进行清理整治。

“还没上市的大部分在线教育机构,很可能短期内没机会IPO了”,上述投资人认为。

此前,《财经故事荟》曾做过统计,2020年,仅8大在线教育企业累计融资额,就超过120亿美元之巨。

针对在线教育的严管政策,中信证劵发文建议“学科类培训机构尽早转型、甚至转行”。其研报认为,“双减”政策仅仅是规范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的起点,未来还有大量的潜在配套政策和持续的严格监管。

港股美股教育股齐腰斩,IPO断路,风投机构池鱼遭殃

政策重锤之下,在线教育股,没有幸存者。

截止7月23日20点的美股市场中,新东方盘前跌超62.66%,好未来跌超55.9%,高途跌超58.46%,一起教育科技超跌40%,51Talk超跌35%,网易有道超跌30%,朴新教育超跌20%。

其实,虽然股价跌幅令人瞠目结舌,但专业机构对此早有预判。

在今日港股开盘前,中金公司大幅下调了教育股的目标价,其理由是中国政府对教育培训行业的规范管理严格程度史无前例。

而去年获得巨额融资的在线教育独角兽和巨头,上市大门或许就此关闭。

据网经社“电数宝”显示,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融资总额超539.3亿元,同比增长267.37%。2020年在线教育融资总额超2016年至2019年融资总和。

其中,2020年,已经上市的好未来融资48亿美元,猿辅导融资32亿美元,作业帮融了23.5亿美元。曾经重金加注的投资机构,如今池鱼遭殃,难以回收投资。

2020年3月份,猿辅导宣布完成10亿美元融资,由高瓴资本领投,腾讯、博裕资本和IDG资本等跟投。

到了10月22日,猿辅导宣布已经完成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其中,G1轮由腾讯公司领投,高瓴资本、博裕资本和IDG资本等跟投。G2轮由DSTGlobal领投,中信产业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淡马锡、挚信资本、德弘资本(DCP)、OceanLink、景林投资、丹合资本等基金参与了本轮融资,彼时,猿辅导投后估值据称高达155亿美元。

除了猿辅导,“作业帮”也倍受投资机构青睐,2020年12月28日,作业帮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金额超16亿美元。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老虎基金、红杉、软银、方源资本等新老股东。

此前的6月份,作业帮刚刚完成E轮7.5亿美元的融资,由方源资本和Tiger Global领投。自成立以来,作业帮总计通过八轮融资吸金35亿美元。

“现在我们不考虑IPO那么远,先活下去,找到转型之路”,一位在线教育公司员工告诉《财经故事会荟》。

据财新报道,“双减”新政落地后,多家头部教培企业预估,仅培训时间的限制政策,就可能导致其整体业务锐减70%-90%。

已经有不少公司释放出了转型信号。7月23日晚间,高途集团回应称,坚决拥护双减工作,优化和整改教学项目,并加大职业教育投入力度。

“这个行业彻底变了”,上述投资人感叹,“谁能想到去年那么火热,今年彻底凉凉了,服从监管,是企业唯一的选择。投资泡沫下,在线教育确实扭曲变形了,从业人员应该反思反省”。

不过,前述家长对于40号文的相关内容则是喜忧参半,喜的是“过去大家都培训,孩子们太内卷了”,忧的是“孩子习惯了上培训,学校提供的课后教育服务和免费的教育资源,孩子是不是吃得饱呢?”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校园贷”监管一周年:失败的黯然退出 成功的转型上市

本文为作者授权未央网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校园贷”监管一周年:失败的黯然退出 成功的转型上市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校园贷”监管一周年:失败的黯然退出 成功的转型上市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