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孵化
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全媒体

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央行发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CBDC)是货币体系不断演进的必然结果,是科技进步和经济发展共同作用的结果,同时也是经济数字化发展的需要。各国自2020年普遍加快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和试点推广工作,既是客观因素催化的结果,又是央行满足其政策目标的主观需求。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鑫苑房地产金融科技研究中心发布最新的研究成果,研究关注了世界各国央行加快研发CBDC的现状与趋势。

研究报告指出,虚拟货币与私人机构发行的稳定币迅速发展。自2009年比特币诞生以来,各类虚拟货币的出现激发了社会对新型虚拟货币的兴趣。2016年起,大量包括USDT等在内的稳定币崛起,私营部门开始逐步运行法定货币的代币化。稳定币的快速崛起引发了各国监管层的关注。第二,经济结构升级与数字化转型的大背景。大量涌现的数字技术,推动了全球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据统计,2020年全球主要经济体47个国家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达到32.6万亿美元,同比名义增长3.0%,占GDP比重为43.7%,全球进入数字经济时代,加快推出CBDC是助推数字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第三,有效扩大监管机构可用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工具。CBDC将使得央行在数字化经济中的运作将更加容易,对于实行常规利率政策和非常规利率政策的国家都有积极的意义。数字货币的发行将会使得央行利率决策机制更加精准,通过降准等数量型货币政策工具将会进一步让渡给价格型货币政策工具,公开市场操作利率调控将会常态化,在货币政策中的作用将会更加凸显。

研究报告还详细分析了央行数字货币定义与设计框架。包括央行数字货币的技术路线、路径选择和运行架构选择。央行数字货币应由央行数字货币的技术路线分为账户型和代币型,账户型要求中央银行的账户向社会公众开放,允许社会公众像商业银行一样在中央银行开户,而代币型中用户身份与收款地址不挂钩,只需掌握私钥,在隐私保护方面和金融普惠方面有一定的优势。路径选择分为批发型和零售型,批发型央行数字货币的使用限于中央银行和金融机构之间,不面向公众;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也被称为一般目标型,其使用面向公众。运行架构选择分为单层架构和双层架构,单层运营体系中,央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双层运营体系中央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

此外,研究报告研究了加拿大、欧洲、日本、中国香港和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的发展实践。加拿大推进的Jasper项目是全球首个由中央银行和私人部门合作并利用分布式账本技术来开展金融机构间结算支付的试验项目;欧洲与日本正在合作Stella项目,主要研究分布式账本技术在支付系统与证券结算系统等领域的适用性;香港与泰国推出LionRock-Inthanon项目,研究CBDC于跨境支付的应用。而中国目前在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的探索成效良好,发展位于世界前列。数字人民币已在多地推出试点活动,业务覆盖面广、参与群众人数众多。2021年2月,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香港金融管理局、泰国中央银行及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中央银行宣布联合发起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研究项目(m-CBDC Bridge)。7月16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中国数字人民币的研发进展白皮书》,明确数字人民币的定位、运营方式等。

研究报告的最后给出了研究结论: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的总体发展情况目前在国际中位于中上游,领先于大多数国家。尤其在面对普通群众的零售试点方面,中国央行已陆续完成相当广泛、全面的试点工作。另一方面,数字人民币在跨境支付类交易情形中的应用仍有待发展。中国作为大型发展中国家,应与国际接轨,更好地适应数字支付全球化的未来。目前,中国央行与国际合作的相关项目尚处于发展阶段,未来中国央行或将加强国际合作,探索数字人民币在国际上的相关定位及运作方式。

点击查看报告全文

(作者:马兰亚、王艺熹,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鑫苑房地产金融科技研究中心初级研究专员)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首图来自图虫创意。

本文为作者授权未央网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首图来自图虫创意。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首图来自图虫创意。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