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近日,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的一句话震惊四座。随后,上影集团总裁任仲伦又直言,“未来电影公司的发展,就是满足BAT三家的需求,BAT要什么就干什么。”

所谓BAT,即指百度、阿里、腾讯三大网络巨头。互联网正在搅局电影业,更准确地说,互联网正在颠覆电影产业现有的整体模式。有预测称,未来三到五年,电影从创意、融资、拍摄、营销和销售渠道都将与互联网捆绑,遵循互联网思维运作。影视将不再是视频业的主角,网络登上了舞台的中央。

大数据电影现雏形

“我最近花很大的精力在研究众筹。”派格传媒董事长兼总裁孙健君表示,很多人简单地把众筹理解为融资,其实那是最后一个层面的意义,众筹对于电影来说首先是“创意众筹”。

具体来说就是,互联网将为电影带来一张基于大数据的民意调查网。电影工作者可以与消费者直接对话,电影中的一句话、一个情节都可以根据民意来创作。这不同于传统的“我拍给你看”,而是“互相观看”,是交互式的,创作者可以借此实现创意验证和再创意。

在孙健君看来,包括内容创作在内,互联网对于电影业的整体革命已经在进程中,未来三年将发生一个颠覆性的变革。

各公司也正试水这样的大数据电影项目。近期上映的一部《老男孩之猛龙过江》算是第一个吃螃蟹的。

几年前,《老男孩》的微电影在线上拥有了庞大的粉丝群。据优酷总裁魏明介绍,此次的大银幕电影是依据大数据来打造的。具体来说,就是在优酷土豆集团的“中国网络视频指数”中,微电影《老男孩》的8000万真实粉丝的许多行为都能跟踪记录,包括年龄、性别、职业和地域构成,影片顶踩、评论及转发数据,甚至在影片播放过程中的拖拽指数,从中可获知其喜欢和不喜欢的内容点。《老男孩之猛龙过江》的创作就是基于这些数据分析。

这部电影的营销也是充分借助网络。除了可以精准地直接引导这8000万粉丝观看预告片、评论互动及在线购票之外,出品方之一的乐视影业的O2O系统还让这些线上的力量转换到了线下,比如在线上征集电影的粉丝,在线下做了30城的路演活动。

这与孙健君的判断相当一致。真正的“大数据电影”将出现。互联网公司也可能重塑电影制作模式。互联网的草根文化可能会提供新的可能性,用小成本就能拍出赚大钱的好电影。

艺恩咨询分析师杨洋表示,大数据在用户偏好挖掘,洞察用户行为等方面的确扮演重要角色,解决如何将用户和影视产品有效关联,使产品效益最大化。但目前大数据尚在探索阶段,不乏夸大和营销成分在;在运用海量数据对影视剧内容的策划等多方面提供策略支持时,还需要不断开发和磨合。

“模糊”化的电影业

“其实走到今天,用‘电影’来定义这个行业已经不精准,或者说电影的界限已经越来越模糊,用‘视频’行业来形容更为方便一些。” 孙健君认为,视频业经历了三个大的历史变革。第一次是百年前电影的出现,第二次是电视的出现,第三次是网络。电视曾对电影造成巨大冲击,但后来历史证明,二者是互为补充、同时存在的。网络对电影、电视的市场和赢利构成了影响,但这个影响来得慢一些。

而近期,这个影响的进程在加速,直接原因就是BAT的加入。

6月17日,腾讯宣布推出“为虎添翼”电影计划,宣布进入电影业。腾讯今年将投资《钟馗伏魔:雪妖魔灵》等6部影片。

6月25日,文化中国传媒发布公告,确认阿里巴巴集团斥资62.44亿港元收购该公司近60%的股份,文化中国传媒将更名为阿里巴巴影业。李连杰将担任公司的独立非执行董事,王家卫、陈可辛、周星驰等大牌影人都将加盟。

更早的2月份,外媒报道称,李彦宏已经投资了一家位于美国洛杉矶的影视制作公司,首个项目是斥资4000万美元制作根据《西游记》改编的3D动画电影《悟空》,而百度旗下的爱奇艺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自制计划,签约了大批影视精英和顶级工作室。

之前,乐视和优酷土豆也早已涉足大电影。

杨洋说,互联网与文化产业有高契合度,交叉和融合是产业发展必经或者自发的行为。BAT的进入对电影业的影响是,有了充裕的资本,为传统影视行业注入互联网思维,影视内容产品化,同时也补偿了自己内容受制于人的短板,可以补全产业链。

值得注意的是,互联网企业的“搅局”,很可能使得电影业的商业模式发生大变化。

腾讯视频表示,他们看中的不仅是电影票房,主要是国内电影在衍生品等市场上具有想象空间。腾讯旗下微信等平台拥有广泛的社交人群和活跃的关系链,并且覆盖了游戏、视频、媒体、文学等多个领域,这些都是其开发电影衍生产业的基础所在。

“美国、日本等市场的票房收入仅占总体收入30%左右,而这一指标在国内超过90%。相关衍生产业至少可以再造一个与票房差不多的市场。”腾讯副总裁兼腾讯在线视频部总经理孙忠怀这样表示。

融资新方向

电影的融资方式也在悄然变化。

近期,阿里巴巴数字娱乐事业群推出的娱乐宝二期正式上线。这个“100元钱就可以投资电影”的新游戏,拿出了5部电影总投资额9200万元的规模面对网民。据了解,娱乐宝实质上是理财产品,网民通过娱乐宝购买理财产品后,资金将投向文化产业,以获取投资收益。娱乐宝用户的权益除了参加影视剧主创见面会、电影点映会、影视道具拍卖之外,投资人还可以国外探班、参观电影制作专业幕后公司。此前,娱乐宝首期上线的《小时代3》等4个项目,共计7300万元产品在4天之内全部售罄,共有22.38万网友参与了投资。

孙健君说,这些试水其实也是众筹的另外几层内容,包括电影预订、预售,预售是大众基于对作品的信任而提前购买,当然也基于一定的保障体系,比如发生一些情况时可以退订金。还有就是可以作为网络金融工具。

杨洋认为,众筹为青年导演提供了成长平台,可提升观众参与感,有利线下院线的发展。但也存在投资回报率有较大不确定性、片方内容运营能力无法保证等问题。

至于BAT,孙健君认为它们代表的是平台优势,未来不止是电影,所有的数字娱乐内容未来都将依赖于这个平台。当然,英雄需要平台,平台也需要英雄,这是相辅相成的。

[Source]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未央网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