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专注金融科技与创新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申诉委员,主要从事互联网金融法律工作,在《证券时报》撰写法律专栏已七年,并在国家期刊《金融法苑》发表学术论文等。

“团灭”,国产P2P的终局?!

2019年10月16日,湖南省金融局公告,省内整治名单内“行政核查”的24家网贷机构均不符合《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等,予以取缔。 在飒姐看来,这更像是一个惴惴不安等待已久的“判决...

1天前 肖飒 | 大成律师事务所

2020年彻底打破刚兑,未来金融世界会怎样?

某直辖市银保监局《关于规范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类业务及互联网保险业务的通知》发出时,飒姐正在听教授和法官们培训《九民纪要》,观察近期的监管规则和司法形势,我们也许可以得出一些个人预测与判断,...

10-16 肖飒 | 大成律师事务所

数据缓存、反欺诈App,有啥法律坑?

近期,关于大数据的案子又一波高潮,我们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庞,金融科技的老朋友回归大数据行业,结果惹了一身“虱子”。 今天我们就帮大家一起甄别,哪些行为在法律上绝对是坑,不可触碰。 本文脉络: ...

10-09 肖飒 | 大成律师事务所

大数据行业,最怕的法律风险是啥?

九月份,对于大数据行业而言,是个严峻的挑战。飒姐的同学、朋友在其中也感受到了瑟瑟凉意。 自返京后,几乎每天都要接待来自数据行业的来访、来电,大家共同关注的话题是:什么情况下会被警方带走?怎样就...

09-29 肖飒 | 大成律师事务所

互助计划=相互保险吗?

2014、2015年认识了一票从传统金融机构出来,踌躇满志要与“互联网+”相结合进行创新的人们。 其中,银行出来的居多,擅长贷款,他们从事了互联网小贷、P2P网络借贷等业务;还有零星几位是保险公司出来的...

09-24 肖飒 | 大成律师事务所

谁说“风险告知书”是废纸一张?!

金融行业,对“客户风险告知书”也许都不陌生,平日里大家觉得是单位法务部弄的一个冗繁的“形式主义”。 其实,在金融产品、服务创新时,尤其是当下“监管沙盒”并没有实际落地的情况下,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09-22 肖飒 | 大成律师事务所

P2P涉刑案,哪些岗位可能逃过一劫?

P2P涉嫌非法集资类案件,基本上均为窝案也就是“共同犯罪”案件,此类案件有个特点,面对动辄几十上百,甚至过千(含分公司)的网贷平台员工,到底打击到哪个层级哪些岗位?“法不责众”,现实中很难将公司...

09-18 肖飒 | 大成律师事务所

浙213号文,对助贷行业的影响有哪些?

昨天,我们在“第一消费金融”看到一篇原创文章,主要谈及新出台的浙银保监办发【2019】213号文《关于进一步规范个人消费贷款有关问题的通知》,在飒姐的来访者中,有部分进军“消费贷”领域的朋友,今天我...

09-17 肖飒 | 大成律师事务所

关于“过度维权”的理性思考

今天在某高校图书馆偶遇了一篇关于“过度维权”的论文,觉得该课题值得深入探讨,不要害怕问题,得真实面对并解决。 结合涉众金融案件的实务,飒姐想与读者分享一下关于互联网金融涉众刑案中“过度维权”的...

09-14 肖飒 | 大成律师事务所

世界首例AI诈骗案,如果发生在中国...

2019年9月6日英国百年老报《每日邮报》(Daily Mail)报导了世界第一起AI语音模仿软件“成功”诈骗22万欧元的案例,一时间各国舆论哗然。 在AI技术突飞猛进的中国,我们大胆预测未来必然出现AI智能犯罪的...

09-09 肖飒 | 大成律师事务所

支付行业,须注意哪些法律风险?

故事还要从一次约饭开始讲起,网络借贷平台在未接“银行存管”之前,较为规范的大平台普遍与第三方支付公司签署了服务协议。 也就是说,在互金大潮早期,第三方支付公司是P2P网贷、股权众筹等聚合资金的主...

09-04 肖飒 | 大成律师事务所

互金未来的新机会在哪?

这几日,网贷十二年的追忆还是刺痛了互金老兵的心,看着各互金媒体的题目,我们看到了“三岔口”“惨痛代价”“第一个本命年”等字眼,回顾这一轮的萌芽、成长、繁盛、迟暮,无尽唏嘘。 站在这样一个时间节...

08-30 肖飒 | 大成律师事务所

为什么金融业普通员工,也得懂刑法?

一枚普通的金融min工,为啥要苦苦学习法律里最尖刻的刑法?咱又没杀人抢劫强制猥亵,好人不需要学什么刑法,呜呼哀哉,如若有这样的想法,那还活在上世纪。 法律强行默认你懂刑法 “法律从来不优待法盲”,...

08-28 肖飒 | 大成律师事务所

助贷机构,有哪些民事赔偿责任?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就《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对于“关于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纠纷案件的审理”给出了指导性意见。 我们认为:该会议纪要对于互联网平台助贷、导...

08-21 肖飒 | 大成律师事务所

我为什么反对市值管理“虚拟币”?

看着各大虚拟币交易的涨涨跌跌,不禁想起近年来的一组案例,行为人的手段与“证券、期货市场操纵行为”极为类似,但是,就是因为并非国内合法“交易所”而由一个5-10年的中轻量级罪名,直接飙升为最高刑期无...

08-19 肖飒 | 大成律师事务所

数字货币“中国队”,将如何改变未来?

今年8月10日,央行支付结算司穆副司长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上发言,提到:经过五年研究,央行数字货币可以说是呼之欲出。消息一出,振奋了数字货币业界。 未来世界,也许人本身就是数据的载体和呈现,对...

08-12 肖飒 | 大成律师事务所

前股东,为何会被缠进刑案?

涉众金融案件中,我们发现逐渐出现“股东”或“前股东”涉案的情形,为了缓解此类风险对非涉案企业的影响,我们还是以P2P网络借贷涉刑案件为例,为大家进行普法,以期从业者能够了解部分法律常识。 现状 以...

08-10 肖飒 | 大成律师事务所

金融控股新文件,底层逻辑是什么?

2019年7月26日,央行对于《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以下简称金融控股试行办法)向全社会开始征求意见,行内讨论并不多,飒姐认为该试行办法未来将影响民间资本投资“金融行业”的整体趋势,从该试...

07-31 肖飒 | 大成律师事务所

身处网贷行业,从业者如何面对压力?

这个夏天不好过,炎炎烈日,空调房一热一凉之间,虚弱的人们经受着肉体的考验,同时,网贷行业“趋势堪忧”,风声鹤唳,在精神层面从业者的压力山大。 处理网贷法律事件过程中,我们发现有必要提示诸位做好...

07-26 肖飒 | 大成律师事务所

P2P高管离职,哪些问题需要重视?

随着网贷行业的演变,有些公司高管选择了其他的职业道路,我们尊重其选择,并为大家提几个醒: 1. 离职是否让其他同事知晓; 2. 离职是否可以减轻法律责任; 3. 离职后,是否有退赔义务。 关于第1项,离职...

07-16 肖飒 | 大成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 | 京ICP备17044750号-1